返回1   莎士比亚戏剧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1

故事发生在维罗纳——意大利北部一座古老的城市里。很久以前,这儿有两个门第相当的大家族:蒙太古家族和凯普莱特家族。两家人世代为仇,结怨至深,每次见面都恨不得斗个你死我活。

仆人们受到了主人的影响,偶尔在街上遇到,也会发生口角,甚至大打出手。市民们见此情景,常常手持长枪棍棒加入争斗。有的帮这一方,有的帮那一方,乱哄哄地打成一团,在当地造成了极坏的影响。通常情况下,只有亲王才能喝止他们。

蒙太古家的独子罗密欧,最近一直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白天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见任何人,晚上又躲在树林里独自忧伤。父母十分担心,便让侄儿班伏里奥设法探问。

原来罗密欧爱上了一位美貌的姑娘,那位姑娘却已经立下了终身不嫁的誓言。绝望的爱情让年轻的罗密欧受着痛苦的煎熬,不能得到自己意中人的欢心,忧愁像云雾一样缠绕着他,他甚至觉得活着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意义。班伏里奥劝他别再想着无望的爱情,多看看世间其他美丽的女子,自然会把以前的旧情忘记。

罗密欧却争辩说,那只不过会让他觉得,自己爱恋的姑娘更加美艳罢了;突然失明的人,永远不会忘记留存在他心底的珍贵影像;别的女子的美貌,除了提醒他,让他想到自己爱恋的姑娘举世无双外,再也没有其他用处。

凯普莱特家有个独生女名叫朱丽叶,未满十四岁。一天,亲王的亲戚,年轻的帕里斯伯爵来求婚。凯普莱特说,女儿是他唯一的安慰,现在年纪还小,过两年才可以谈及亲事。帕里斯说,比她年纪更小的人,都已经做了幸福的母亲。凯普莱特觉得他的话也有道理,再加上对帕里斯比较满意,于是他承诺,只要女儿愿意嫁给他,自己绝无意见。恰好这天晚上,他要按照旧例举行一次宴会,很多贵族青年都会参加,帕里斯第一个受邀。

凯普莱特家的仆人根本不识字,他拿着约请名单在街上犯愁,正想找人问一问时,罗密欧和他的堂兄班伏里奥恰好经过。仆人不认识罗密欧,向他请教名单上的字。罗密欧一一念给他听,意外发现被邀请的全是贵族子弟、名门闺秀,自己的意中人罗瑟琳也在名单之列。于是他向仆人打听有什么重要的事,仆人说主人凯普莱特家里举行宴会,除了蒙太古家的人,别的客人都会大受欢迎。

仆人走后,班伏里奥力劝罗密欧去赴宴。他说整个维罗纳的漂亮名媛都会去,罗密欧热恋的美人罗瑟琳也去。到时候,不带成见地比较姑娘们的容貌,罗密欧就会发现,自己的白天鹅其实只不过是一只乌鸦罢了。罗密欧不相信世界上还会有比他的罗瑟琳更美的人。他决定去赴宴,但只是为了看看自己的意中人。

晚宴开始前,凯普莱特夫人向女儿朱丽叶透露了帕里斯伯爵来求过婚的消息。她要女儿好好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乳娘也夸赞伯爵少年英俊,是十全十美的丈夫人选。凯普莱特夫人说,晚上的宴会,帕里斯伯爵也会来。那时,朱丽叶自己可以看到帕里斯是多么的完美,不仅样貌俊美、风度翩翩,而且出身高贵、富丽荣耀,简直就像一本珍贵的典籍,只缺少一个可以使它相得益彰的精美封面。如果朱丽叶接受帕里斯的爱,那么帕里斯所拥有的一切,也都会属于她。母亲探问着女儿的意思。女儿说要看到他之后,才能知道是否会产生好感,然后决定喜不喜欢他。

晚间,罗密欧、班伏里奥和他们的朋友茂丘西奥一起去赴宴。罗密欧担心作为蒙太古家的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去参加凯普莱特家的宴会,终究有些不妥。班伏里奥安慰道,只是跳一回舞,跳完就走了。罗密欧说自己没有心情跳舞。茂丘西奥也劝他,要想脱离失恋的泥沼,一定要陪他们一起跳舞。

罗密欧觉得自己的灵魂像铅一样沉重,爱情根本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温柔,它像荆棘一样刺痛人心。爱情的重担已经让他身心俱疲,他再也迈不开轻快的舞步了。前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此时,他仿佛预感到这天晚上会有不同寻常的事发生,命运即将把他卷入一个不可知的神秘漩涡里。

茂丘西奥戴着假面具,罗密欧拿着火炬,他们和其他宾客一起走进凯普莱特家的舞会大厅,凯普莱特带领家族的人上前迎接。主人对到场的客人表示出热烈的欢迎,并开玩笑说,这次邀请了很多高贵、美丽的姑娘,谁要是不愿意跳舞,肯定是脚上长了老茧。他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也享受过青春的欢愉,所以希望大家都能尽情地跳舞,每个人都能玩得尽兴。

舞会热热闹闹地开始了。罗密欧混在人群中,没有跳舞。突然,他的目光被一位绝世佳人吸引住了,不由得心生爱慕之意。他向仆人打听那位小姐的姓名,仆人不知道他指的是谁,推说不知道。罗密欧由衷地赞叹起来:“火炬的光也不及她的双眸明亮,她就像是天上的一颗明珠,降落在人间熠熠生辉。她就像是鸦群里的一只白鸽,舞姿翩跹动人。我要等舞会散后,追随其左右,握一握那纤纤素手。我从前的爱情真是一场误会,今晚遇到的才是我的真爱啊!”

罗密欧的声音刚好被朱丽叶的堂兄提伯尔特听到了。他认出是蒙太古家的人,以为罗密欧不怀好意,存心来盛会捣乱;于是勃然大怒,要拿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家伙,以此维护凯普莱特家族的尊严。凯普莱特却劝侄儿耐住性子,与人和气。一方面是出于尊重客人的考虑;另一方面也因为罗密欧举止文雅,在维罗纳城也算一个品行良好的有修养的青年,所以他不想当着客人的面与之争吵,败坏了大家的兴致。提伯尔特不服气,还想争辩,挨了一顿训,懊恼地回去了。他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会要罗密欧付出代价。

舞会上,罗密欧找到机会向那位风采迷人的佳人行礼,说恐怕自己俗手上的尘污亵渎了她的神圣,所以请求行吻手礼。小姐对他也很有好感,便应允了,两人情投意合地谈着话,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时,乳娘过来,说小姐的母亲叫她。罗密欧向乳娘打听小姐的母亲是谁。乳娘告诉他,是主人凯普莱特夫人,刚才跟他说话的就是小姐朱丽叶。罗密欧听说是仇家的女儿,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陷在这场爱情里,看来以后的生死都要握在仇人手上了。

宾客走后,朱丽叶悄悄问乳娘,那个跟在人家后面不跳舞的人是谁,乳娘打听完,回来说是蒙太古家的人——仇家的儿子罗密欧。朱丽叶心里也忧虑起来,她竟然对仇敌的儿子一见钟情,这样的恋爱恐怕要给以后种下祸根。

繁體阅读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