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   莎士比亚戏剧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3

班伏里奥和茂丘西奥带着仆人走在维罗纳城的广场上。两人边走边聊着天,班伏里奥劝茂丘西奥回去,说要是遇到凯普莱特家的人,免不了又是一场吵闹。这样热的天气,人的脾气很容易暴躁。

他们互相取笑着谈着话。班伏里奥看到凯普莱特家的提伯尔特带着随从走过来了。茂丘西奥轻蔑地说,自己根本没把他们放在脚后跟上。果然,提伯尔特过来说话时,茂丘西奥句句带刺,挑衅意味十足。正是火药味渐浓的时候,罗密欧出现了。提伯尔特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来了,便不想跟茂丘西奥继续纠缠,茂丘西奥仍步步紧逼。

提伯尔特因为上次舞会的事,对罗密欧心怀憎恨,他称罗密欧为“恶贼”。罗密欧说,本来对于这种无端挑衅的行为,自己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但现在有了必须接受他的理由,所以不愿跟他计较了。提伯尔特觉得罗密欧冒犯了自己,现在想用花言巧语瞒过去,他要求决斗。罗密欧温和地劝他讲和,说自己尊重凯普莱特这个姓氏,就像尊重自己的姓氏一样。作为朋友的茂丘西奥,看到罗密欧这样谦卑地向仇敌屈服,觉得深受侮辱,拔剑要跟提伯尔特决斗,两人打了起来。罗密欧在旁不断地劝解,说亲王已经明令禁止街道斗殴了。他横插在两人中间,敏捷地打下了双方的剑,可是提伯尔特却伺机从他手臂下方刺了茂丘西奥一剑。茂丘西奥倒下了,提伯尔特见状逃走。

不久,茂丘西奥因受重创死去了。罗密欧深深自责,觉得朋友是为维护自己的名誉而死的,朱丽叶的爱情让他变得懦弱了,竟然妄想仇敌是自己的亲人。

这时,暴怒的提伯尔特又回来了。罗密欧盛怒之下,决定抛下一切顾虑,为朋友报仇。两人决斗,很快,提伯尔特中剑身亡。罗密欧一时愣在那里,班伏里奥提醒他快些逃走,要是被捉到,会被亲王判处死刑。罗密欧慨叹自己是受命运玩弄的人,他在班伏里奥的催促下,慌忙逃走了。

市民们越聚越多,亲王、蒙太古夫妇、凯普莱特夫妇等人也来到现场。班伏里奥向亲王禀明了整个这场流血事件的不幸的经过。凯普莱特夫人见自己的侄儿被人杀死了,痛哭着求亲王主持公道,让罗密欧抵命相偿。亲王说罗密欧杀了提伯尔特,提伯尔特杀了茂丘西奥,茂丘西奥的命谁又来抵偿呢?蒙太古为自己的儿子罗密欧辩护,说罗密欧不应该偿命,他作为茂丘西奥的朋友,只不过犯了执行提伯尔特死刑的过失。

最后,亲王酌情考虑后,宣判将罗密欧放逐出境。他说两大家族的仇恨已经波及他的亲戚身上了,他必须给他们一个重惩,以示警戒。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罗密欧必须被遣送出境,不然,何时发现就何时处死。

毫不知情的朱丽叶,在家苦等着夜幕的降临,等黑夜完全放下它的丝幕时,爱人即将到来。可是日子长得却叫人厌烦,她就像一个想穿新衣服的小孩子,在节日前的夜晚,焦躁地等待天明一样。

乳娘拿着绳子,带来了消息。她的话毫无头绪,只是在嘴里懊恼地嘟囔:“他死了,我们完了,他给人杀死了!”

对于朱丽叶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她以为死的人是罗密欧。顿时,像受了地狱的酷刑一般心碎欲裂,真恨不得立刻同罗密欧一起长眠地下。

一会儿,乳娘的嘴里又跳出了提伯尔特的名字。朱丽叶觉得头昏目眩,一个是最亲爱的哥哥,一个是更亲爱的丈夫,他们都死了吗?是世界末日要来临了吗?

提伯尔特死了,罗密欧杀死了他,罗密欧现在被放逐了。

等到乳娘终于说清楚事实时,朱丽叶悲愤欲绝。想不到罗密欧竟是个面若明月、心如蛇蝎的人,那样清雅的洞府里居然居住着一条恶龙!天使般的魔鬼,豺狼一样凶残的羔羊,表里不一的奸徒!盛怒之下,她用各种恶毒的字眼肆意辱骂他!

可是当乳娘也附和着辱骂罗密欧时,朱丽叶才突然清醒过来,想起了罗密欧是自己最亲爱的丈夫,他们才刚刚结为夫妇。作为妻子,都这样凌辱丈夫的名字,谁还会给他一点温情的慰藉呢?冷静下来,她想到这也不能全怪罪在罗密欧身上,罗密欧也是情非得已,不杀死她的哥哥,就会被她的哥哥杀死。应该庆幸的是,她亲爱的丈夫还活着。可是比提伯尔特的死更让人痛心的是“放逐”,这两个字就像一把利刃插在她的胸膛上。有时候,生离比死别更让人难以容忍。

朱丽叶捡起绳子,本来是要用它当作接引相思的桥梁的,现在派不上用场了,她为罗密欧的放逐伤心地哭泣着。乳娘说知道罗密欧躲在哪里,她要去找他来安慰朱丽叶,并保证他晚上一定会来。朱丽叶给了她指环作信物,让他晚上来做最后一次的永诀。

罗密欧躲在劳伦斯神父的寺院中,他从神父那得知自己被放逐的判决后,懊恼又绝望。他觉得放逐比死还要可怕。神父不解,外面是个更广大的世界,死刑变成放逐,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

罗密欧说:“这恩典简直如酷刑,维罗纳城以外的世界,只有地狱的苦楚。有朱丽叶在的地方就是天堂,这里的每一只猫狗甚至小老鼠,每天都生活在天堂里,都可以瞻仰她的容颜,我却不能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它们是自由的,我却被永远放逐,这难道不比死更让人难受吗?”

神父怜悯他的痛苦,想教他用哲学忘却烦恼。罗密欧拒听什么哲学,他负气地说,除非它能制造一个朱丽叶,迁徙一座城,撤销一个亲王的判决。

神父想跟他讨论一下他目前的处境,罗密欧也觉得没有必要,除非对方有过和他相同的经历,体会过他此刻的感受,那才有发言权。

两人正交谈着。这时,朱丽叶的乳娘敲门进来。罗密欧正躺在地上哭,见了乳娘,便向她抛出一连串问题,问她朱丽叶怎么样,知道自己杀了她的近亲,心里怎么想,是不是把他当作杀人犯了?她对这段中断的情缘有什么话要说?

乳娘说朱丽叶并没说什么,只是伤心地哭个不停。一会儿叫一声提伯尔特,一会儿又哭一声罗密欧。

罗密欧听了,心里悔恨万分,拔剑要自杀谢罪。

劳伦斯神父及时喝止了他:“你这狂暴的举动,简直就像野兽毫无理智的咆哮。你要是杀死自己,不就等于杀死与你相依为命的妻子吗?堂堂七尺男儿,充满热情和智慧,却不知善加利用。你这堂堂的仪表也只不过是尊蜡像罢了,内里没有一点男子汉的血气。以前的山盟海誓都是妄语吗?你死了,你发誓珍爱的情人怎么办?虽然命运坎坷,你和朱丽叶都还好好地活着,这就是最大的幸运。不要不知足了,快去会见你的情人吧,好好安慰安慰她,然后及早离开。你可以在曼多亚先住下来,等时机成熟,我把你们的婚姻宣布出来,以化解你们两家的怨恨,再向亲王请求特赦,然后可以用百倍的欢乐迎接你回来。”

乳娘把戒指转交给罗密欧,先回去回话了。罗密欧仿佛重新获得了莫大的安慰。劳伦斯神父叮嘱他,在巡逻者还没缉查前务必离开维罗纳,否则就得等黎明时分乔装逃走了。以后倘有什么好消息,他会派罗密欧的仆人随时去告诉他。

凯普莱特家中,帕里斯伯爵再次来访求婚。凯普莱特夫人答应第二天一早就去探听女儿的意思。凯普莱特则说自己替女儿做主了,他断定女儿绝对会服从他的意志,这周四便成婚。临睡前,他要妻子去看看女儿,将自己的意思转达给她,叫她做好当新娘子的准备。

朱丽叶房中。云雀唱起报晓的歌声,罗密欧和朱丽叶这对苦命的恋人正在依依惜别。

“你就要走了吗?离天亮还有好一会儿呢。”朱丽叶说,“那不是云雀的叫声,是每天晚上在石榴树上唱歌的夜莺。”

“是云雀,不是夜莺。晨曦已经给东边的云朵镶上金色的银线了,夜晚的星光也已经褪尽,白昼即将来临。我必须去别处寻找生路,或者留在这里束手待擒。”

“那不是晨曦,是太阳吐射的流星,今夜将替你拿着火炬,照亮你去曼多亚的路。爱人,请不要急着走,再多待一会儿吧。”朱丽叶恳求道。

“只要是你的意思,即使被他们捉住处死,我也无怨无悔。我也想说那云彩不是黎明睁开的惺忪睡眼,只不过是月亮反射的微光。我也恨不得留在这儿,永远不离开。死亡啊,我欢迎你的到来。天还没亮呢。”

“天已经亮了,快走吧!我讨厌云雀那刺耳、粗涩的声音。它们促使你离开了我的怀抱,让我们即将彼此分离。”当朱丽叶看到天越来越亮的时候,尽管舍不得,却又不得不催促起罗密欧来。

天越来越亮了,情人们悲哀的心却越来越能感受到黑暗的来临。

乳娘过来提醒朱丽叶,母亲即将到她房里来。朱丽叶无奈,只好让罗密欧从窗口离开了。

看着站在窗下的罗密欧,朱丽叶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罗密欧就像坟墓里的一具尸骸,脸色惨白,忧伤使他面无血色。朱丽叶暗自祈祷命运保持其反复无常的个性,好有一天厌倦了捉弄他们,早早地打发罗密欧回来。

凯普莱特夫人进了屋子,朱丽叶说自己不太舒服。母亲以为女儿是因为堂兄的死而心痛,便劝她不要过度悲伤,说最可恨的是杀人凶手还活在世上,她预备派一个人去曼多亚毒死罗密欧,替侄儿报仇雪恨。朱丽叶内心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表面上却不得不附和母亲,一起咒骂罗密欧。

凯普莱特夫人又将丈夫的意思转达给女儿,体贴的父亲为了替女儿排解忧愁,已经为她选定了大喜的日子。周四的早晨,她就要和尊贵的帕里斯伯爵,在圣彼得堡教堂成婚了。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朱丽叶又惊又怒,又羞又气,她说自己不愿意现在出嫁,她宁愿嫁给为人痛恨的罗密欧,也不愿嫁给帕里斯。

凯普莱特过来,看到女儿泪眼汪汪,打趣她似在下倾盆大雨,又说她娇弱的身体禁不起眼泪和叹息的侵蚀。他以为妻子还没有把好消息转告女儿。妻子说朱丽叶不愿嫁人。凯普莱特大怒,自己煞费苦心地为她谋划终身大事,给她找到这样称心如意的郎君,女儿居然毫不领受这份巨大的福气!而是说什么“感激父母爱我的心意,但是不能勉强我喜欢别人”之类的话,又苦苦哀求他收回婚约。凯普莱特之前的满腹慈爱之情瞬间被怒火掩埋,他暴躁地痛骂朱丽叶不识好歹,逼她周四如期成婚,否则就断绝父女情分,再也不认她这个女儿。

朱丽叶心痛如刀割,她转而请求母亲想办法将婚事延期,否则不如让自己陪提伯尔特一起死去。母亲不敢违逆丈夫的意愿,不愿再管女儿的事了,昔日的温情转眼间就变成了冷漠。朱丽叶在绝望中寻求乳娘的安慰。乳娘劝她,罗密欧已遭放逐,就如同死去一般。她建议朱丽叶和伯爵成婚,她说和罗密欧比起来,伯爵才是上佳的丈夫人选。罗密欧绝对不敢溜回来质问她为什么背弃誓言。

朱丽叶听了,在心里咒骂乳娘。想当初,她千百次地在朱丽叶面前夸赞罗密欧,而此时又百般诋毁他,她再也不会拿她当心腹待了。朱丽叶决定借着去教堂忏悔之名,找劳伦斯神父求救,如果一切办法穷尽,她宁愿一死。

繁體阅读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