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5   莎士比亚戏剧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5

远在曼多亚的罗密欧,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死了,爱人来看他,亲吻着他,把生命的气息吐进他的嘴里,然后他复活了,并且成了一个君王。爱情的幻影让人如此沉醉,醒来后,他觉得快活无比。他相信这是一个好兆头。

仆人鲍尔萨泽从维罗纳赶来了。罗密欧见了他,向他打听朱丽叶的情况。鲍尔萨泽说,朱丽叶已经长眠地下,她的灵魂已经和天使在一起了。他看到朱丽叶下葬在亲族的墓穴里,便马上飞马来报信了。

罗密欧听到这可怕的消息,脸色变得惨白,他诅咒可憎的命运。神父没有让仆人带信给他,罗密欧吩咐仆人去买些纸笔,再雇两匹快马,晚上即刻动身回维罗纳。他打定主意,今天夜里要和爱人一起长眠。绝望中,罗密欧想起了刚进城时遇到的一个卖药人,他的铺子就在附近。当时罗密欧看到他穿着一身破烂的衣裳,货架上摆放着一些寒碜的药罐,心想,在曼多亚卖毒药是会被处死的,可是如果谁有需要的话,这个穷苦的人一定有毒药可以卖给他。没想到当时的一个念头,竟是自己今日的预兆。

罗密欧找到药铺,对卖药人说,要高价购买能使人迅速致命的毒药,好让厌倦生命的人服下后,能立刻停止呼吸而死去。卖药人说这种毒药他有,但是法律禁止出售,否则会被处以死刑。

罗密欧劝他不必死守着法律,苦耐着贫穷,既然已经贫苦至此,就不要惧怕死亡,法律并不能让他富有,而金钱却可以改善他的生活。

卖药人动了心,给了他一副药效剧烈的毒药,据说喝了它,即使有二十个人的力气,也会立刻送命。罗密欧却仿佛得到了能解除痛苦的仙丹。

受劳伦斯神父之托给罗密欧送信的人回来了,他说因为有事耽误了曼多亚之行,又实在找不到愿意给他送信的人,所以就把信依旧带回来了。劳伦斯神父大惊,心知这封重要的信如果被耽误了,可能会引起极大的灾祸。再过三个小时,朱丽叶就要醒过来了。他决定带着铁锄,独自去墓地,把朱丽叶救出来,让她藏在自己的寺院里,一直到罗密欧回来。

自从朱丽叶“下葬”后,帕里斯伯爵每天夜里都到她墓前凭吊。这天晚上,他和侍童又带着鲜花来了。帕里斯让侍童站得远远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自己却在黑暗中用鲜花和热泪黯然地向爱人寄托相思。不久,侍童吹起了口哨,伯爵知道是有人来了,便躲起来察看动静。

罗密欧带着仆人鲍尔萨泽走过来。他交给仆人一封信,要他天亮就送去给自己的父亲。他严词恐吓仆人,无论看见什么听到什么,都只能远远地站着不动,否则,就要了他的命。仆人答应了,心里却担心主人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因为罗密欧的脸色实在令人害怕。于是,他悄悄地躲在附近看着。

罗密欧用锄头掘开墓门。这时,帕里斯认出了他。帕里斯以为,朱丽叶是因堂兄的惨死伤心过度而夭亡的。罗密欧因为杀死朱丽叶的堂兄遭放逐,现在,这个万恶的蒙太古又要来掘墓盗尸,在死人身上发泄仇恨了。于是他跳了出来,要罗密欧跟他去见官。

罗密欧劝他赶快离开,他说自己已经是个不顾死活的疯子了,请他不要激怒自己,让自己又犯一回罪。帕里斯说罗密欧是罪犯,坚持要逮捕他。因为被放逐的人在维罗纳一旦被人发现,谁都可以举报他。

罗密欧被激怒了,两人拔剑决斗。帕里斯的侍童看到他们打了起来,赶紧去叫巡丁。帕里斯很快中剑,倒地死去了。临死前,他请求罗密欧把自己的尸体放在朱丽叶的身旁。

罗密欧答应了,仔细看他的脸,这才发现死去的人是茂丘西奥的亲戚帕里斯伯爵。他想起一路上来的时候,仆人好像跟他说过什么帕里斯本来要娶朱丽叶为妻之类的话,当时他因为心绪烦乱,一点也没听进去;又或者是刚刚听帕里斯提到朱丽叶的名字,所以才引起的幻觉。出于对彼此厄运的同情,他将帕里斯放到了墓中。

临死前,他祈求提伯尔特的原谅,他说自己马上就要为提伯尔特报仇了。看着朱丽叶迷人的面孔,罗密欧觉得死亡并没有损害爱人的美貌。他怀疑死神也是个多情种子,因为贪慕朱丽叶的美丽,想把她藏匿在幽冥地府里做他的情人。为了防止这种事发生,他决定永远陪伴着朱丽叶,从肉体凡胎上挣脱厄运的束缚,从此永久地安息。罗密欧留恋地看了朱丽叶最后一眼,给了爱人最后一个深情的拥抱和热吻,然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药效发作,罗密欧很快死去了。

这时,劳伦斯神父刚刚赶到墓地前,他遇到了罗密欧的仆人。仆人告诉他,罗密欧也在这儿,进墓穴已经半个小时了。劳伦斯背上泛起一阵凉意,好像已经预感到有什么不幸的事发生了。坟墓的石门上染着血迹,地上横放着两柄沾着血污的刀剑。走进墓穴,他看到了一个凄惨的场面,脸色惨白的罗密欧和浸在血泊中的帕里斯双双死去。

朱丽叶醒过来了,看到神父,她问罗密欧在哪里。劳伦斯说,天意阻挠了他们的计划,导致了这场意外。罗密欧和帕里斯都已经死去了。他劝朱丽叶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外面人声喧闹,巡夜的人马上就要来了。

朱丽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爱人,神父害怕地逃走了。朱丽叶看着罗密欧手中的杯子,知道他一定喝下了致命的毒药。她吻着罗密欧的唇,希望上面残留的毒液也能让自己死去。这时,外面的人声越来越近了,朱丽叶想快一点将自己了结,便从罗密欧身上抽出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然后,扑倒在爱人的身上惨烈地死去了。

帕里斯的侍童已经将巡丁带过来了。循着地上的血迹,他们仔细地搜索了墓地四周,发现了墓穴里死去的三个人,赶紧派人去禀报亲王,又通知了蒙太古和凯普莱特两家人。不久,他们发现了躲在墓地附近的罗密欧的仆人,还有那拿着铁锹,一边叹气一边流泪、神色慌张的劳伦斯神父。这两人被当作嫌犯看押起来。

亲王、蒙太古和凯普莱特两家人都来了。人们挤挤攘攘地往凯普莱特家的墓地奔来,有的喊着罗密欧,有的喊着朱丽叶,有的喊着帕里斯,喧闹声惊人。

巡丁报告说,墓穴里帕里斯伯爵被人杀死了,罗密欧也死了,死去两天的朱丽叶,身上还热着,又被人杀死了。亲王下令仔细搜查,要使这桩恶劣离奇的杀人案真相大白。

凯普莱特对于已经死去两天的女儿,却流了那么多的血而感到很惊讶。女儿胸前插着的那把尖刀,刀鞘还在罗密欧身上,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凯普莱特夫人也深受惨象的刺激。

蒙太古的妻子因儿子被远逐,悲伤过度,昨天晚上已不幸去世了。清晨,蒙太古过来看到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死去了,悲恸不已。

亲王叫人带嫌犯上来讯问。劳伦斯神父自知嫌疑最大,一方面供认了自己的罪过,一方面也为自己进行了辩护。他诚恳地将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爱情故事的整个经过,用尽可能简单却又动人的语言讲述了出来。

他说朱丽叶是罗密欧忠心的妻子,他们的婚礼是由他主持的。他们秘密结婚的当天,罗密欧就被放逐。家里逼朱丽叶同帕里斯伯爵结婚,朱丽叶跑到教堂以死相逼向他求助。他便给她一副安眠的药水,以假死状态逃过再婚的痛苦。可是送信时的意外,引发了巨大的灾祸,尽管后来发生的事全然是天意的作弄;但是这场惨剧,劳伦斯认为自己还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他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亲王向帕里斯的侍童问话,又提讯罗密欧的仆人,再将各人所讲的互为补充,渐渐使案情明晰起来。仆人呈上了罗密欧给父亲的亲笔信。这封信证实了神父所讲的话,信里详述了他和朱丽叶恋爱的经过,还有在听到她去世的消息之后,自己从一个卖药人手里买了毒药,要完成去墓穴和朱丽叶永远长眠在一起的心愿。人证物证俱在,一切真相大白。亲王感慨凯普莱特和蒙太古两大家族的仇恨导致了如此严厉的惩罚,上天借助爱情的魔力,夺去了他们最心爱的人,而亲王自己也因为对争端的忽视,痛失了一双亲戚,大家都遭到各自的惩罚了。

凯普莱特请求蒙太古把手伸给自己,作为蒙太古家给他女儿的一份聘礼,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别的要求了。

蒙太古说,他愿意给的更多,他要替朱丽叶铸一座纯金塑像,和维罗纳的城市名一样永恒地彰显她的忠贞。

凯普莱特说,他也要替罗密欧铸一座同样富丽的金像,卧放在他妻子的身旁,好纪念这一对因家族仇恨而成了牺牲品的可怜孩子。

两个家族最终以失去儿女为惨痛代价,消解了宿怨,握手言和。

繁體阅读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