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   莎士比亚戏剧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1

丹麦国王老哈姆莱特死后不久,他的弟弟克劳迪斯娶了王后,成了新一任的统治者。先王的儿子年轻的哈姆莱特王子从英国威登堡回来,参加完父亲的葬礼,穿着黑衣接着又参加了母亲的婚礼。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悲哀之余,更添了一层忧伤、疑惑和愤怒。因为心中郁结着不可排解的痛苦,他的脸上愁云密布。父亲死后还不满两个月,送葬的时候哭得像泪人一样的母亲,还没等眼睛消去红肿,就那样迫不及待地投入了叔父的怀抱。两个月都不到,就是一只没有理智的畜生也会悲哀得更长久一些,更何况是曾经和父亲海誓山盟、相依相偎数十年的母亲。脆弱啊,你的名字就是女人!哈姆莱特这样感慨着。他已经对人世的一切感到厌倦,要不是上帝有禁止自杀的律法,他真想用自己肉体的消亡来解除痛苦。

母亲劝他对新任国王友善一点,不要总是沉溺于失去父亲的哀伤中,死亡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国王也说,哈姆莱特这样哀悼父亲,本是一片至纯的孝心,但是守丧有期,过度的哀伤,甚至影响到自己以后的生活,则是一种逆天悖理的愚蠢行为,是经不起艰难困苦的考验和缺乏理性智慧的象征。父亲的死,对儿子来说,从古至今都是一件无可避免的事。国王请他抛却无益的悲伤,把自己当作他的父亲,并承诺会像最慈爱的父亲对儿子一样待他,给他尊荣和恩宠,将他列为王位的直接继承人。

哈姆莱特要求回威登堡继续求学,实则他想远离丹麦,逃避这里的一切。国王和王后都劝他留下来,为了母亲的缘故,最后哈姆莱特勉强答应了。

先王死后,宫廷里值夜班的卫兵已经连续两晚看到一个可怕的怪现象。夜半时分,城堡的露台上,会出现一个从头到脚全身披戴盔甲的鬼魂,像已故国王的模样,用庄重缓慢的步子在他们眼皮底下徘徊。卫兵们疑惧不安,把这件事告诉了哈姆莱特的好友霍拉旭,因为他为人和善,知识渊博,向来跟卫兵们亲近。霍拉旭不相信,于是卫兵们请他晚上一起守夜,然后亲眼目睹鬼魂的出现。

夜里,钟刚敲过一点,鬼魂就出现了,身上穿着先王讨伐挪威时穿的盔甲,霍拉旭亲眼看到,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惊奇。他对鬼魂说话,鬼魂却生气地隐去了,脸上的怒容和先王在世时一模一样。霍拉旭觉得这可能是国内将有一番大变故的征兆。卫兵追问,现在国内戒备森严,全国军民日夜不息地制造兵器,赶造船只,人们夜以继日地辛苦忙碌,究竟将有什么事要发生。

霍拉旭说,先王老哈姆雷特在一次决斗中,杀死了挪威王福丁布拉斯。根据协议,战败方的土地要归胜方占有。现在,福丁布拉斯性烈如火的儿子,已经在挪威召集了一批无赖之徒,想用武力夺回他父亲失去的土地。可能是这个原因,国内才慌忙骚乱的。卫兵也觉得先王鬼魂的出现是一种示警。

鬼魂重新出现时,霍拉旭拦住它的去路,请它开口说话,说无论什么事,自己都愿意为它效劳,让它的灵魂得到安息。可是,鬼魂仍一言不发,鸡叫的时候,它迅速隐去了。霍拉旭决定把夜里看到的事情告诉年轻的哈姆莱特王子,他觉得先王的鬼魂见了哈姆莱特,一定有话对他说。

霍拉旭找到哈姆莱特,把晚上的奇事讲给好友听,并请两名卫兵作证,自己所言句句属实。哈姆莱特被他的话弄糊涂了,决定晚上跟他们一起守夜,亲自去见见父亲的鬼魂。他请众人不要泄露秘密,约好了夜半时分去露台上看他们。父亲的鬼魂披戴盔甲!他隐约觉得这件不同寻常的事里深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年轻的挪威王子福丁布拉斯几次致信丹麦国王,要求归还他父亲的土地。丹麦国王写了一封信给挪威国王,也就是福丁布拉斯的叔父,提醒他注意侄儿的企图和举动,以及时制止他的进一步行动,免得挑起战事。两位大臣被派去送信。御前大臣波洛涅斯的儿子雷欧提斯参加完国王的加冕盛典,请求回法国继续求学。国王应允了。

临行前,雷欧提斯在家中和妹妹奥菲利亚告别。他提醒妹妹,不要轻信哈姆莱特的求爱,说他只不过是一时的感情冲动;人生就像新月一样逐渐饱满,不仅是身体的成长,精神和心灵也会不断扩展。也许他的爱是真诚的,可是他身居高位,意志并不属于他自己。雷欧提斯告诫妹妹不要放纵情感,要谨守贞洁,免得受人诱惑,使自己的名誉遭受损害。奥菲利亚向哥哥保证,自己已经记住了他的谆谆告诫。

波洛涅斯进来看到儿子还没走,便催他上船去,同时给了他几句忠告作为临别赠言。凡事三思而后行,不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对人要和蔼,但不可过分狎昵,不对泛泛之交滥施交情。避免与人争吵,万一起争端,一定要让人家知道自己不可轻侮。倾听别人的意见,保留自己的判断。服饰表现人格,要贵重得体。不跟别人有金钱借贷关系,否则容易养成懒惰的习惯,而且会失去朋友。最重要的是,要对自己忠实,这样才不会对别人欺诈。雷欧提斯带着父亲的祝福和警语离开了。

波洛涅斯听说哈姆莱特最近常来找女儿,便问他们是什么关系。奥菲利亚说哈姆莱特正在追求自己。父亲告诫她不要轻信那些虚幻的盟誓,女儿家应该显得矜贵些,不要让人家以为自己可以随意召唤。他禁止女儿再与哈姆莱特来往,乖巧的奥菲利亚对父亲的意志表示了顺从。

晚上,哈姆莱特如约去露台,等待着鬼魂出现。当他亲眼看到现形的鬼魂跟父亲生前一模一样时,情不自禁地称呼它为父王,并请它告诉自己没有在地下安眠,反而满身铠甲地出现在惨淡的月光下的缘由。鬼魂向他招手,好像有什么话想对他一个人说。朋友们劝他不要跟着去,也许那是一个邪恶的魔鬼,要把他引诱到水底溺死,或者带他到悬崖边露出狰狞的面孔,迫使他变得疯狂。哈姆莱特觉得是命运在召唤他,鬼魂仍在向他招手,他用力挣脱开朋友的拦阻,不顾一切地跟鬼魂走了。

鬼魂将哈姆莱特领到露台的另一边,对他讲起话来,说自己是他父亲的鬼魂,因为生前罪孽没有消除,死后被判处晚间游行大地,白天则回到炼狱忍受烈火灼烧的刑罚。他请求哈姆莱特替他报仇,因为不能违反禁令泄露地府里的秘密,他只能借故事向哈姆莱特暗示自己的死因。他说,国人都以为他们的先王在花园睡觉的时候,被一条毒蛇咬死了,其实那条毒蛇,头上戴着王冠呢。哈姆莱特马上猜到杀害他父亲的凶手是叔父,这也证实了他之前对父亲死因的疑惑。

鬼魂说,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在花园里午睡时,他的兄弟偷偷溜了进来,用一个小瓶,把毒草汁注入他的耳内。毒液发作,像水银一样流过血管,使他全身麻痹。血液凝结,皮肤上立刻起了无数的疱疹,他甚至没来得及做临终祷告,就这样在睡梦中失去了自己的生命,毫无准备地带着全部的罪恶进了地府。而那诡计多端的奸恶之徒,又用阴险的手段诱惑了他表面上贤淑贞雅的王后,窃取了本属于哈姆莱特的王冠。

鬼魂请哈姆莱特替他复仇,但是告诫他行事要光明磊落,更不可伤害自己的母亲,王后的罪孽就让上天去判决,让她受自己良知的谴责好了。清晨即将到来,鬼魂向哈姆莱特告别,然后消失了。

哈姆莱特听完亡魂的控诉,悲愤交加,感觉过去的一切记忆都消失了,脑海里只留下复仇的使命。朋友们担心他的安危,找到这儿来,问他鬼魂说了些什么。哈姆莱特的回答疯疯癫癫的,他让大家按照原先的安排去干各自的事,他自己则要去祈祷。他请朋友们宣誓对晚上的事情守口如瓶。他说自己以后可能还会更古怪,希望朋友们不要在别人面前显露出对他的秘密知情的举动。朋友们把手按在他的剑上,宣誓永远替他保守秘密。

繁體阅读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