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大雪封山   我哥本山(全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1981年,本山随西丰剧团到自己的家乡莲花演出。刚刚演完了一场,天上就飘飘然然地下了大雪。北风吹,雪花飘。“嗖嗖”的西北风,像小刀似的割着人的脸,裹挟着雪花肆无忌惮地钻进人的脖子里。这样的天气,谁也不愿意出门,宁可偎在被窝里睡懒觉。别说是看戏,就是看对像也懒得去。剧团没戏可演,想往回返。但是雪下得很大,地上积雪很厚,路被雪封住了。

怎么办?演员们一筹莫展。等到雪停路能走,好像不是一天半天的事。

这时候,本山说:“走吧,到我家去住。都去,大家到我家去。”

见本山一片诚意,大伙又别无选择,男男女女共十四人只好跟着本山上他家去了。本山的前妻葛淑珍是个很热心的女人,她热情地招待客人,马上张罗做饭。做点什么呢?她和本山核计。本山说,最好是包饺子,让她上别人家去借点面。葛淑珍二话没说,就出去借面去了。那时候的农村,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才能见到点大米白面,吃上顿饺子,平时连想都不敢想。在那时候的人看来,吃饺子是全世界最高级的享受。就算是当皇上的,也不过是顿顿吃饺子,喝点小米粥而已。这不年不节的,而且是十四个人吃饺子,在一个普通的农家确实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葛淑珍借来了面,大伙包起了饺子。葛淑珍平时日子过得仔细,家里连酱油都没有,胡海洋和李艳华跑到村外很远的地方打来了酱油。

饺子煮好了,本山把饺子端上了小饭桌,说:“到我家,没啥好招待的,谁也别客气,大家得吃饱啊。来呀,造!”小饭桌太小,旁边坐不了几个人,有坐在炕上的,有站在地上的,人们有说有笑,吃得香极了。

外面是冰天雪地的世界,本山的家里却是热气腾腾,其乐融融。吃完了饺子,大伙又是说又是唱,把本山的家里当成了排练场。

第二天的中午,演员们听到外面有“嘎——嘎——”的大鹅叫声,人们循声往外看,只见本山正在抓鹅。张明德看见地上的菜刀,一下子就明白了,上前拦住本山,说:“本山、眼看这鹅开春就要下蛋了,别杀。”

本山说:“大家都来了,没菜。”说着就抓住大鹅,从地上拎起了菜刀。

“不行,不行!”胡海洋走过来,想拦住本山。

只见本山手起刀落,把鹅头给剁了下来。那鹅大概不明白本山为啥要杀它,没了头还在地上跑了一圈才倒了下来。本山对张明德说:“老蔫吧,还愣啥,帮我把毛煺了!”

刚才还欢蹦乱跳的大鹅,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人的碗中餐。高粱米饭炖鹅肉,演员们吃得非常香。

大雪停了,但路仍然不能走。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本山家已经断粮了,葛淑珍扛起半袋子高粱磨米去了。

十四个人在本山家呆了三天,够葛淑珍省吃俭用过上几个月,但是葛淑珍没有半点的不快,这一点上,她和本山是不谋而合的。剧团在本山家吃了三天,他从来没跟领导讲过,也没提过要伙食费什么的。按照常理讲,本山这是吃了“大亏”了,一般的人会觉得有点“犯不上”。然而,本山就是这么个爱“吃亏”的“傻子”。在文艺圈里,本山爱“买单”是出了名的。有人说本山有钱,花点不算什么。其实不然,本山这么做完全是他的人品决定了的,和有钱没钱没有关系,在他最没钱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

我哥本山(全文)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