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一场篮球赛   我哥本山(全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1998年7月的一天,我和儿子李想还有本山的大哥赵长久一起到沈阳办事,本山安排我们住在“本山艺术开发公司”。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已经睡下了,电话突然响起。是本山的声音,他说:“起来。”我说:“起来干啥呀?深更半夜的。”本山说:“打球。”

我还从来没有过半夜被人叫起来去打球的经历,被本山搞得有点晕头转向。我们三人穿好衣服来到楼下,本山正在楼下等着我们。当时正是盛夏,天气很热,我们一起来到了本山

家。

本山家在浑河边上的河畔花园,是一个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院的外面是一圈铁艺栅栏,古朴幽雅。院子里面有一个小篮球场,长约六米,宽约五米,水泥地面。篮球场是本山自己设计的,他的家里备了好几个篮球,一有空闲就拿出来玩上一会儿,既锻炼身体,又可以清醒头脑,放松心情。

大哥赵长久看本山只拿一个篮球,就说:“你们就打半篮吧。”大伙忍不住笑,只有一个篮架,想打全场也不可能啊。大哥对体育一窍不通,是个外行。本山和他大哥一个是文体全能,一个是对文体一窍不通,同样是兄弟,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令人费解。

和本山同来的还有他的内弟,他俩一伙,我和我儿子李想一伙,我们就开始了一场对抗赛。大哥不会打球,客串一把裁判。比赛开始,由本山发球,他内弟组织进攻,李想防守。本山说:“打球就要好好打,谁也不许让。李想,你不要客气,要打出水平。”李想说:“你放心,三大爷。”接着,本山内弟投篮,李想一个大帽就盖了过去,球没中。本山说:“好小子,就这么打。”本山接应他内弟,来了一个漂亮的三步篮,球进了。本山内弟发球的时候,被李想断球传给了我,我趁本山不注意,一个转身把球投进了。几个回合下来,我们四个人已是大汗淋漓了。休息的时候,我说:“你打球还是那个风格呀,又滑又难缠,净搞小动作,谁和你打球都发怵。”当着本山的面,我不能说他“赖”,那有损于他的形像。本山并不隐讳,得意地说:“那时候打球,老师都拿我没办法,裁判也看不出来我的小动作。”

我们又唠了不少过去的事,本山颇有感慨地说:“那时候穷是穷了点,精神生活倒是蛮丰富的,这也叫苦中找乐吧。”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又打了一会儿。这次我们进行一对一的对抗,我们三个人分别和本山打了一局,都败下阵来。最后我和本山又进行了决胜局,我终于靠体力的优势战胜了本山。本山说:“你这是乘人之危,这不能算数,等以后回莲花咱俩大战三百回合。”我说:“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本山送我们回公司,已经是半夜了。后来本山说,那一夜他睡得十分香甜。由于从事多年的演艺生涯,本山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生物钟乱套,完全没有规律的生活。但那一夜我睡得不咋样,因为平时缺少活动,冷丁地进行大量的运动,弄得我是腰酸腿疼。要知道,我在中学时还是学校的长跑运动员,论体力比本山强多了。看来,就算是再好的体格,平时一点不锻炼也是不行啊。

第二天分手的时候,本山拿出一双崭新的运动鞋送给我,说:“这双鞋你拿着,等我回家咱们打球时你穿上。”我一看,这是双李宁牌运动鞋,非常漂亮。这双鞋我一直珍藏着,打球的时候都不舍得穿。

1999年6月2日,我们召开了一次同学会。在本山的提议下,我们进行了一次篮球比赛。本山和他同行的朋友组成一组,我和莲花当地的同学组成一组。这回打的是“整”篮,不是“半”篮。他们那伙人里,除了演员就是坐办公室的,到底不如我们这些种地的人体力好。这场球我们始终压着他们打,比分一路领先。本山并没把胜负放在心上,在场上尽情地表演,引起一阵阵笑声。

这是一场难忘的篮球赛。

我哥本山(全文)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