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44、猎杀袭击行动   皇家刺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我在惟真的地图室里找到他。我看得出来他在这天已梳洗着装整齐,但昨夜的疲倦所留下的痕迹就像是脏袍子一样明显。他这身打扮是要呆在室内看文件的。我敲敲半掩着的门,看到他背对着我坐在炉火前的椅子上,他点头示意我进来。我走进房里,他连瞧都没瞧我一眼,只是静静坐着不动,而房里的空气中正弥漫着一股暴风雪即将成形的紧绷气息。他椅子旁边的桌上摆着一盘早餐,看样子他一口也没动过。我安静地站在他身旁,几乎确定这回我又是被技传到这儿来的。当沉寂的时刻继续延伸时,我不禁纳闷惟真自己是否知道原因。过了好一会儿我决定先开口打破沉默。

"殿下,你今天不和侍卫们一同骑马外出吗?"我问道。

这让我感觉自己像打开了防洪水闸似的。他转身看着我,脸上的皱纹一夜之间变得更深了,看起来既憔悴又像生了场病。"我不会,我也不敢。我怎么能默许这样的自相残杀!但我又有什么选择?当大家矢志为王妃复仇时,我却无精打采地躲在城堡中!我不敢阻止我的士兵维护本身的荣誉,所以只得表现出一副遇事不明的样子,像个呆子、懒虫或胆小鬼般装傻。

今天的事迹毫无疑问会被写成一首民谣,该怎么称呼它呢?"惟真屠杀无智者"?或是"珂翠肯王后对被冶炼的人所做的牺牲献祭"?"他的语调逐字升高,我就在他快说到一半时走到门边紧紧把门关上,在他继续咆哮的时候环视房里,心中纳闷除了我之外,会不会有其他人也听到了这番话?

"你昨晚有睡好吗,殿下?"我在他说完时问道。

他无可奈何地露出微笑。"你该知道我刚开始为何无法入睡。当我再度尝试入睡时,情况就比较不……吸引人。我的夫人到我房里来。"

我感觉双耳开始发烫。无论他想告诉我什么我都不想听,我不想知道他们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是吵架或重修旧好我都不想知道。只因惟真是那么的无情。

"她并没有如你所想的那样流着泪。她不是来寻找安慰,也不是因为害怕黑夜而来,更不是要我别再替她担心,而是像个受责备的军官直挺挺地站在我的床前请求我原谅她的不当行为。她的脸色比白垩还苍白,态度却如橡树般坚定……"他的声音逐渐微弱,仿佛觉得自己说太多了。"是她预见这场猎杀袭击行动,不是我。她半夜到这儿问我们该做些什么,我却不知该如何回答,连现在也还不清楚……"

"至少她预见到了这个。"我继续说道,希望能稍微缓和他对珂翠肯的愤怒。

"但我没有,"他沉重地说道,"她却办到了。骏骑也会如此。喔,如果骏骑还在,就会在她失踪的那一刻预知此事,然后想出各种紧急应变的计划,但我不行。我只想赶快带她回来,还希望没什么人听闻此事,仿佛这真的做得到一样!所以今天我心里想着,万一我真的要继承王位,整个王国的权柄恐怕会掌控在一个最无能的人手上。"

这是我前所未见的惟真王子,一个自信心开始支离破碎的人,也终于明白珂翠肯和他是多么的不相称。但这不是她的错。她很坚强,从小就被栽培成为统治者。惟真常说他自己从小到大都是次子,而适合他的女子应该要能像海锚般稳住他,帮助他成为一位称职的国王,或是在夜里靠在他的枕边啜泣寻求安慰,让他确信自己有足够的男子气概担任一国之君。而珂翠肯的教养及自我约束力却让他怀疑自己的能力。我忽然懂了,惟真只是个普通人。但这可一点都不令人安心。

"你至少应该出去和大家说说话。"我斗胆建议。

"你要我说什么呢?"打猎顺利"?不。你走吧,小子。跟着他们去看看,然后回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就走吧,别忘了把门带上。我不想见任何人,直到你回来之前。"

我转身依他的吩咐行事,却在离开大厅走向庭院时碰到了帝尊。他很少这么早就起床走来走去,从他的模样看来,他并不愿意如此早起。他的衣服和发型都打理得很体面,但那些精致的饰品却不复见,没有耳环,也没有精心折叠系在喉头处的丝饰,唯一的首饰就是他的王室戒指。他那梳理整齐的头发没有香味,也不卷曲,只见他双眼泛红,一副很恼怒的样子。当我试图走过他身边时,他一把抓住我,意图将我硬扯过去好面对着他。我只是放松肌肉,丝毫没有抗拒他,然后却惊奇地发现他竟无法移动我。他转头用燃烧怒火的双眼看着我,却发现自己必须稍微仰头才能直视我的双眼。我知道自己变高也变壮了,但是从来没想到会有如此令人愉快的副作用。我忍住不让嘴角上扬露齿而笑,但我的眼神一定透露了这份喜悦。他粗暴地推我一把,而我只是稍微摇晃。

"惟真在哪里?"他对我咆哮。

"王子殿下?"我假装不懂他要问什么。

"我哥哥人在哪里?他那无耻的夫人……"他吼了出来,愤怒快让他窒息了。"我哥哥这时候通常会在哪里?"他终于勉强自己把话说完。

而我没说谎。"有时早起登上烽火台,或者在吃早餐,我猜。也或许正在泡澡……"我回答他。

"没用的小杂种!"帝尊把我打发走,像一阵旋风般往烽火台的方向快速离开,而我希望他爬楼梯爬得愉快。我在他远离视线之后拔腿就跑,不想浪费这得来不易的时光。当我走进庭院时,立刻就明白帝尊为什么会发怒了。珂翠肯站在马车座位上,所有的人都抬头看着她。她穿着和前晚相同的服装,我在日光下也清楚看见她那白色毛夹克袖子上的一道血迹,紫色的长裤上也沾染了更深的血渍。她腰间扣上了一把剑,并穿靴戴帽准备就绪,这景象可真让我感到不悦。她怎能这样?我环视眼前的景象,心中纳闷她到底说了些什么,让每个人都睁大眼睛看着她,我也就冲入了一片死寂的人群中。每个人似乎都屏住呼吸等她说下去。当她用冷静的语气发言时,群众一片寂静,只听见她清晰的声音回荡在冷空气中-

皇家刺客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