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46、非常非常的疲倦   皇家刺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傍晚时分,狩猎大队回来了,他们庄严宁静地护卫着马车。带头骑在前方的珂翠肯看起来很累,仿佛被某种不是寒气的冰冷给冻僵似的。我想走到她身边,却不愿和牵着她的马儿、护卫她下马的博瑞屈抢功。她的靴子和轻步的双肩都沾满了鲜血。她轻声吩咐侍卫们去清洗身体和梳整头发及胡子,换上干净的衣服回到厅中。珂翠肯在博瑞屈牵走轻步时独自站立片刻,我从没见过她散发如此忧愁的气息。她很疲倦。非常非常的疲倦。

我安静地走向她。"如果您有需要,吾后。"我轻柔地说着。

她没有转过身来。"我一定要亲自执行。但是,请靠近些,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忙。"她如此静悄悄地说着,相信除了我没别人听到。然后她往前走了几步,等候的群众也在她前面散开,在她沉重地发言时点点头。接着她沉默地穿越厨房,点头赞许厨子们准备好的食物,然后在大厅里巡视,再度点头赞许她所看到的一切。当她进入小厅时,先是稍作停顿,然后脱下精心缝制的针织帽和夹克,露出柔软的紫色亚麻布衬衫。她把帽子和夹克拿给一位侍童,他看起来对此荣誉感到震惊。接着,她走到一张桌子前把袖子卷起来,所有人都停下来转头看她,只见她抬头望着满脸惊讶的众人们。"把阵亡者的尸体抬进来。"她简单明了地下令。

一具具令人悲怆的尸体被抬进来,数量多到令人心碎。我没有细数到底有多少具,但比我预期的和惟真的报告中所显示的还多。我跟在珂翠肯身后,捧着一盆温暖芳香的水,跟着她来回检视一具具尸体,温柔地清洗每张悲愤的脸,并且帮他们合上痛苦的双眼,好让他们安息。其他人则排成如蛇般的长串队伍,跟在我们后面,温柔地替每具尸体宽衣,将身体彻底清洗干净、梳理头发和裹上干净的布。然后,我察觉到惟真也来了,身旁还跟着一位年轻的文书,来往于一具具尸体之间,将少数已知的阵亡者名字写下来,并简短地记录其他罹难者的外观。

我告诉他其中一位罹难者的名字,凯瑞。莫莉和我最后一次得知这街头小子的消息,是他已经去当傀儡师傅的学徒了,而他终止生命的方式也只比傀儡好一些,那笑得合不拢嘴的神情也永不复见。当我们都还是男孩时,我们曾一起跑腿赚取一两文钱,而他也在我第一次喝得烂醉时陪着我,大声闹笑到泻肚子,然后把腐鱼塞在小酒馆主人的桌台下,只因他指控我们偷窃。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共度的时光依然栩栩如生,但突然间却变得不太真实,只因我部分的过去已被冶炼掉了。

当我们完成时,便安静地站着观望满是尸体的桌子。惟真上前在一片沉默中大声朗诵阵亡者名单。虽然写下来的名字并不多,但他可没忽略那些不知名的人。"一位刚长胡子的年轻男子,深色头发,手上有捕鱼的伤痕……"他逐一描述,"一位卷发的清秀年轻女子,有着傀儡师傅公会的刺青标志。"我们聆听这一长串阵亡者名单,只有铁石心肠的人才会不落泪。

我们团结一致把这些尸体抬到火葬的柴堆上,小心谨慎地将他们安放在最终的歇息处。惟真亲自点燃火把,却把它递给在柴堆旁等待的王后。当她在淋上松脂的大树枝上点燃火焰时,便朝着黑暗的天空呼喊:"我们将永怀你们!"所有的人也都跟着她喊。年长的中士布雷德站在柴堆旁,拿着剪刀替每位士兵剪下一绺手指长度的头发,象征悼念战死的同胞。惟真加入了这个行列,珂翠肯也站在他身后,等着献出自己一绺淡黄色头发。

接下来是个我从未曾经历过的夜晚。公鹿堡城大部分的居民在没有怀疑的情况下,纷纷来到城堡内,他们效法王后禁食观看,直到柴堆中的尸体燃烧成骨灰。然后,大厅和小厅都挤满了人,户外的庭院也摆出用厚木板搭起来的桌子,让挤不进厅里的人有地方可坐。一桶桶的饮料端了出来,而我怎么也想不到公鹿堡竟然会有这些面包、烤肉和其他食物,稍后我才知道这是城里自愿供应的。

好几周足不出户的国王走了下来,坐在高桌旁的王位上观看人群。弄臣也来了,在国王身旁和身后站着接受国王赏给他的任何食物,但今晚他可不会取悦国王,反而安静地不再喋喋不休,就连帽子的铃铛和袖子都用线绑紧,以免发出声音来。我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但我看不出这一瞥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惟真坐在国王右边,珂翠肯则坐在惟真右边。帝尊当然也在那儿,身上穿着豪华的黑色服饰,但只有他衣服的颜色代表服丧。他沉着脸生气地喝酒,而我猜有些人可能觉得他正在静默地哀悼。对我来说,我能感受到他体内沸腾的愤怒,也知道在某个地方的某个人,终将为帝尊此刻所感到的羞辱付出代价。连和国王一样鲜少露面的耐辛都来了,让我感受到我们所表现出来的团结一致。

国王吃得很少,直到高桌都坐满了人才起身发言。当他说话时,就有人在低桌和小厅重复他的话,连外面的庭院中也有吟游诗人复述。他简短地提到红船入侵事件的罹难者,但并没有提到冶炼或猎杀被冶炼者的任务,而是将今天阵亡的人描述为因抵抗红船而壮烈牺牲的烈士,接着简单地提到我们必须缅怀他们等等,然后便以疲惫和哀戚为理由告退,起身回到他自己的卧房。

接着,惟真也站了起来,他几乎是重复珂翠肯之前的话,就是我们现在虽然在哀悼亡魂,但悼念结束后就必须准备复仇。他缺乏珂翠肯之前演说时那股激昂和热情,不过我看得出来每一桌的人都响应他的话。大家点点头然后开始互相交谈,只有帝尊坐在那儿沉默地怒视这景象。惟真和珂翠肯很晚才离桌,手挽着手让大家注意到他们一起离开,帝尊则留下来喝酒和喃喃自语。我则在惟真和珂翠肯离开后不久,便开溜回房就寝。

我并不尝试入睡,只是把自己陷入床铺中,双眼盯着炉火发呆。当暗门打开时,我立刻起身上楼到切德的房间,发现他因为感染了兴奋的气息而坐立不安,甚至连他满是痘疤的苍白双颊也泛着粉红。他的灰发乱糟糟的,绿色的双眼像宝石般闪闪发光。他在房里走来走去,当我进来的时候就粗鲁地抱住我,接着退后看着我一脸震惊的表情大笑-

皇家刺客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