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88、还不是时候   皇家刺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我擦干肿胀脸颊上的唾液,慢慢走回我的石板凳,坐在上头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回想。他从一开始就警告我远离原智,无情地把第一只和我有牵系的狗从我身边带走,而我也为了那只狗对抗他,用尽一切力气抗斥他,然后他就让这股力道转向对准我,力量之强使得我在那之后好多年都没有尝试抗斥任何人;后来他也就包容了我,就算没有接受我和那匹狼的牵系,也不予理会,却因此弄巧成拙。就是原智。他过去不断警告我,而我也总是自认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你确实知道。

夜眼。我对它打招呼,已经没精神再多说什么了。

过来我这里,过来和我一同狩猎,我能带你远离这一切。

或许等一下吧!我不怎么带劲儿地回答,根本没力气和它周旋。

事实上我坐了好一会儿。我和博瑞屈的会面深深伤害了我,和那场毒打所带来的痛苦不相上下。我试着回想自己在生命中是否没有辜负过一个人,或者没有令任何一个人感到失望,却想不出有这样的一个人。

我低头瞥着普隆第的斗篷,虽然冷得想把它披在身上,却全身酸痛到无法将它捡起来,它旁边地板上的小卵石却吸引了我的目光,也让我一头雾水。我看着这片地板的时间已经够久了,根本没看过有个深色的小卵石在这里。

好奇心是股令人心神不宁的强大力量。我终于倾身拾起远处的斗篷和一旁的小卵石。我花了一段时间才披上斗篷,接着检查那颗小卵石,却发现它并不是卵石,而是个漆黑潮湿的东西。是一团什么样的东西?叶子。是一小团卷起来的叶子,在博瑞屈对我吐口水的时候敲到我的下巴?我谨慎地把它举到从铁窗照进牢房里的微弱光线中,发现有一层白色的东西固定住外层的叶片,于是把它拨开。我看到白色的豪猪刺末端,而黑色的倒钩顶端正好固定住叶片,一打开来就看到里面粘粘的一团棕色玩意儿,然后把它举到鼻子下小心嗅着。是一些混合药草,但其中一股味道特别明显,我也立刻辨识出这令人作呕的气味。带我走。一种群山的药草,也是强力的止痛剂和镇静剂,有时用来安乐死。珂翠肯当时在群山就是试着用这种药草杀了我。

跟我来吧!

还不是时候。

这是博瑞屈的诀别礼物?他想让我毫无痛苦地结束生命?我思索他刚才说的话,"最好在此躺下死去"。这是教我一场搏斗在赢家产生前是不会结束的人给我的吗?这也太自相矛盾了。

兽群之心说你应该跟我走。就是现在,今晚就走。躺下来,他这么说。变成一把骨头,稍后让野狗挖出来,他这么说。我感觉到夜眼努力转达这个讯息。

我沉默地思索。

他把这根刺从我的嘴唇上拔出来,兄弟。我想我们可以信任他。就跟我来吧,就是现在,今晚就走。

我端详手中的三样东西:叶子和刺,还有这一小团药草。我把这团药草包回叶片中,用刺固定住。

我不明白他要我做什么。我抱怨着。

静静躺下来,稳住你自己,然后跟我走,把你当成我自己。夜眼在脑中思索某件事情,因而停顿了好一会儿。必要的时候才吞下他给你的东西,只有在你无法自己过来我这里的时候。

我可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但是我和你一样,我想我们可以相信他。我在一片阴暗中疲累地拨弄袖子上的线,当它终于松开的时候,我慢慢将里头的小袋粉末取出来,然后把包着叶片的药草推进去,迫使那根刺将它固定住。我看着手中的小纸袋,忽然灵机一动,却拒绝再思考下去。我将它紧握在手中,接着把身子裹进普隆第的斗篷里,慢慢地在石板凳上躺下来。我知道自己应该保持警戒,免得欲意会回来,但我太绝望也太累了。我和你在一起,夜眼。

我们一同迅速跑走,穿越一片银白的积雪进入狼的世界。

众所皆知,马厩总管博瑞屈在公鹿堡任职期间,向来是一位优异的马匹、猎犬及猎鹰的训练师,而他掌管动物的技艺在当代几乎算是个传奇。

他刚开始只是一位普通的士兵。据说他来自迁居修克斯的移民群中,有些人则说他的祖母原是奴隶,因为表现优异,住在缤城的主人就赐予她自由之身。

当他担任士兵的时候,作战的勇猛让当时年轻的骏骑王子相当注意。谣传他因为一起小酒馆打架事件的纪律问题,而首次会见他的王子。他曾担任骏骑武器练习的搭档,但骏骑发现了他对动物方面的天分,于是派他管理他的侍卫队坐骑,过没多久他也开始负责照顾骏骑的猎犬和猎鹰,最后掌管公鹿堡的整个马厩。他对动物医疗和体内各器官的了解还延伸至牛羊猪等,偶尔也医治家禽。他对动物的了解程度无人能及。

由于一次猎熊事件所导致的严重伤害,让他这辈子都将跛脚行走,但这似乎也缓和了他年轻时闻名的火暴急性子。尽管如此,事实仍显示很少会有人愿意跟他共度余生。

在血瘟流行之后的几年,他的药草疗法遏止了羊群疥癣在毕恩斯公国爆发,进而防止羊群集体死亡,更让此疾病无法散播到公鹿公国。

清朗的夜空星光闪闪。一个矫健的身影奔腾在积雪的山丘上,生气蓬勃地跳跃前行。我们行经的路径上满是从树丛上像瀑布一样落下的雪,我们就在这里猎杀饱食,填满所有的饥饿。

夜晚清新开敞,并且透出阵阵寒气。没有笼子关住我们,也没有人打我们,共同体验全然的自由。我们来到一道泉水猛烈地涌出且几乎毫不结冻之处,围绕冰冷的水面。夜眼彻底抖动我们的全身,然后在空气中深呼吸。

天亮了。我知道,但我不愿去想它。早晨,当梦境结束,现实仍存之时。

你一定要跟我走。

夜眼,我已经和你在一起了。

不,你一定要跟我走,放掉一切跟我走。

所以,它就如此告知我不下二十次了,我也不会误解它想法的急迫。它的坚持十分明显,而它的一意执著也令我感到神奇。紧抓住和食物无关的想法向来不是夜眼的作风,可见这是它和博瑞屈决定好的事情。我必须跟它走。

我无法揣测它到底要我做什么-

皇家刺客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