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节   爱在哈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第8节红字(2)

贤宇对于照片上的男人很好奇,可是秀茵并不理会他,贤宇见她不理睬自己,于是就转为了挖苦,“看来你主要以年纪大的人为主要对象哦,不管怎么说,还把照片做成钥匙扣每天带着走,是不是也有点儿太……”

“别人的喜好和你有关系吗?”

秀茵一下子坐了起来,贤宇被秀茵的反击卡住,不知该说什么好。看到贤宇这副样子,秀茵忽然觉得很有意思,决定戏弄他一下。

“你是怎么进法学院的?”

“什么?”

“我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笨的人上法学院,况且如果脑袋不好使,至少也要有点儿眼力,你这样子……我想啊,毕业好像会很难哦。”

“你说完没有?”

这句话出得太快,快得连贤宇自己都不相信,秀茵说完后又闭上眼睛,打算睡觉了,剩下贤宇在那里气得七窍生烟。秀茵微张开一只眼睛,看见贤宇这副样子,觉得有意思极了,带着笑容睡去了。

已经到了清晨,图书馆空了不少,贤宇伸伸懒腰,无意间向沙发那边看过去,发现秀茵已经不在了,大概是在自己学习的时候走了。

不觉已经到了深秋,贤宇也渐渐习惯了哈佛的生活,就是闭着眼睛也可以找得到法学院和图书馆,现在只要能了断和凯恩兹教授的恩怨,那就一切都完美了……但想总归是想,事实却不如愿,真是越想越伤心,贤宇感叹着自己可怜的处境,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被告在第一次交易后就将所有的产品收回了,因而原告要求赔偿违约金。”

在凯恩兹教授的不法行为课上,不止是贤宇,其他学生也都笼罩在恐慌之中。现在正在发言的布兰克声音已经在颤抖了。

“哥伦比亚主法院的判决是原告所提出的诉讼不成立,并且不支持上诉的理由是什么?”

凯恩兹教授的问题一提出来,前面就有几个学生举起了手,这其中贤宇是最快的,但是凯恩兹教授看了一眼贤宇,却把目光移向了点名册。

“本特。”

“问题是销售合约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哥伦比亚主审法院认为判定此合约违反社会正义的说法证据不足。”

“如果不违反社会正义,那么不管是多么不合理的合约他们也都要接受吗?”

这时又有几个人举起手来,这一次贤宇还是最快的,但是凯恩兹教授连看都没看他,好像他是个透明人一样。

“洪!”

“法院如果认为这个条约是具有剥削性质的,那么议会就应该先制定出合理的法律来保护市民。”

“判决以后原告决定上诉,法院最终接受了,理由是什么?”

这一次贤宇像是上足了的发条一样,迅速地举起了手,当他发现这一次除了他没有人举手时,心想这一次凯恩兹教授一定会叫自己了。

“艾德蒙特。”

贤宇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当时法院……对不起,我没有准备好。”

“当你站在法庭上的时候,也要以准备不足为理由而放弃这次诉讼吗?”

凯恩兹尖锐的质问使艾德蒙德抬不起头,贤宇这时再一次举起了手。

“贝利拉。”

“法院接受上诉的理由是……我认为是因为合约的内容太不公正了……”

“这是你个人的见解吧。”

凯恩兹毫不留情地截断露迪的话,继续发问。

“难道在这个教室里就没有人可以拯救这个不公平合约下的受害人吗?”

贤宇这时候心想终于要轮到自己出场了,心里万分痛快,但是凯恩兹到最后也没有给贤宇机会。

“看来今天的课只能上到这里了,你们实在是准备得太不充分了,这一次的作业要比平时多两倍才行,题目会在明天贴出来,希望大家下次能够准备充分再来上课。”说完后,凯恩兹神经质地整理好书出去了,贤宇呆呆地坐在那里出神,好不容易做好准备来上课,本想可以洗刷第一堂课时的耻辱,没想到凯恩兹却根本没给自己机会。贤宇缓缓地站起来走出教室,看着凯恩兹教授的背影,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而此时有一个人却在注视着他,那人就是正民。

这时本特走过来说:“看来没有那么容易解决呢。”贤宇故作轻松地笑着说:“要是太容易了,不就没有意思了。”本特笑笑,继续说:“5点到会议室来,今天是学习小组的第一次碰头,可一定要来啊,别晚了。”

本特一走,贤宇又望着凯恩兹远去的背影发起呆来。

正民在学习小组聚会开始之前,为了咨询几个问题来到了大学的附属医院。刚要踏进急救室,忽然听见走廊里传出急促的奔跑声,是护士和急救员们推着患者跑了过来。正民马上为他们让出路来,这时,他突然在这群推着病床的人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不就是那个在晚会上为詹姆斯急救的女孩子吗?正民的脑中一下子浮现出当时的画面,此时的秀茵和那时一样,带着焦急的表情和同事们一起推着车跑着,受好奇心的驱使,正民也跟着跑了过去。

这个患者好像马上就要停止呼吸了似的,微弱地呻吟着,秀茵和丽莱茵等实习生们更加焦急了。

“怎么回事?”莱德特·路易·弗莱利戈喘着粗气跑过来询问病人的情况。

“是交通事故。”

这时患者因为疼痛开始剧烈地抽搐,把病床上的搁板碰了下来,医疗器械掉了一地,发出刺耳的金属撞击声,所有的实习生们开始手忙脚乱起来。秀茵首先跳到病床上,用身体压住患者的腿和脚,路易则趁此解开患者的衣服准备下一步治疗。可是在这时,病人突然停止了抽搐和呻吟,身体伸直了,秀茵惊讶地抬起头,发现心电图上显示心跳已经停止,机器发出长长的“嘀”的声音。

“拿心脏起搏器来!”

护士马上拿着起搏器跑过来。

“150伏!”

护士马上调节好递给路易,路易开始对患者进行急救,秀茵沉着地守候在这生与死的激烈对抗赛现场。站在走廊里正在向医生询问的正民也在密切地关注着秀茵的一举一动,秀茵的样子同时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但是秀茵却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爱在哈佛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