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9节   爱在哈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海伦·凯勒的自传在翻译过来后就用了李秀茵的名字出版了,那天我们两个高兴得都流出了眼泪。

对不起,又跑了题,还是继续说刚才的《纽约时报》,不知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故事的,所以我怀疑是向来以交际面很广而著称的本特夫人搞的鬼。不对,我怎么能对自己从小玩儿到大的小妹妹用搞鬼这个词呢,实在是太无礼了。不过不管怎么样,即使秀茵还在世的话,大概也不会同意把我们的事情登在报纸上的,所以很抱歉,辜负了你们的好意,因此在这里特意写信向你道谢,并说明原因。

你还记得吧?从上学的时候开始你就

爱在哈佛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