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爱的流放地》 仙  境(1)   爱的流放地:当作家爱上少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仙境

仙境虽说是年末近年初,菊治的生活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和形同离婚的妻子也用不着见面,只有独生儿子来看望了一下。

“我妈年底好像和朋友一起去了冲绳。”儿子报告说。

“哦。”菊治仅仅点了点头,也没再问什么。

菊治已经习惯了独身生活,又住在离市中心很近、生活方便的地方,即使是新年前后,生活上也没有可什么发愁的。

一个人过除夕,确实难免寂寞,但现在也已经惯了。

再去看红白歌战等新年电视节目,菊治没兴趣,相比之下,不用顾忌任何人,悠哉游哉地翻翻自己想看的书,也是一件乐事。还可以和棋友们痛痛快快地过一下大学起就喜欢的围棋瘾,也能看看曾经错过的电影。

而且很多在酒吧和俱乐部工作的女孩子们,不知是因为和家里关系不好,还是有什么其他理由,都不回故乡而留在东京。和这种女孩儿无拘无束地吃吃饭,喝喝酒也不错。

在别人一家团聚的时候,留在都市的孤独,会令菊治和女孩儿的关系亲密起来。事实上,和由纪就是因此才好上的。

按说,菊治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度过年关,可是今年和往年却明显不同。

和冬香之间产生了新的恋情,岂止如此,已经由萌芽状态发展为熊熊的烈焰。

大概是这个原因,元旦一大清早,菊治非常罕见地去了附近的明治神宫拜年。

首先,祝愿和冬香之间的恋爱更加如意长久;再有就是今年能够创作出新小说并发表出来。

菊治的心愿,只有这两个。

其中之一,与冬香之间的恋爱,应该说已经迈出了新的一步。

元旦刚到,冬香很快就发来了邮件,在“恭贺新禧,今年也请多多关照”的官样文章之后,清清楚楚地写到:“元月二号晚上,我从富山到你那儿去。”

富山是冬香娘家所在的地方。

冬香说她将于二号晚上从富山坐飞机到达羽田机场,就是说她当天傍晚从娘家出来吧。

这之前的邮件,冬香曾说她三十号回富山,要在富山住上三天,在这期间,她是和三个孩子,也包括她丈夫住在一起的吧。

冬香的婆家说不定也在富山,是在冬香家附近吗?如真如此,冬香一家是去婆家过除夕,从元旦起再回冬香娘家的吧。

在娘家住上一天,二号下午冬香赶往东京。

菊治一个人胡乱想象着,即便如此,真难为冬香能抽出时间来。

冬香是借口去东京看朋友,还是想出其他理由来说服家人的呢?

不管怎么说,冬香肯定是欺瞒了婆家、娘家双方的父母,独自跑出来的。

可换个角度来想,一年当中冬香能够自由支配的日子,大概也只有这么一天。

剩下的时间里,冬香一年到头都被丈夫和孩子拴住了手脚,所以冬香家人觉得她要休息一天,也无可厚非。

总之,冬香直奔东京而来,是个极为难得的机会。

看样子冬香也爱着自己。

每次在京都见面时,菊治都能感受得到这点。一次,两次,三次,随着约会次数的增加,菊治也明白冬香的激情的确燃烧起来了。

被家庭束缚的已婚女性,在时间上也有很多限制。正当菊治如此顾虑的时候,冬香却果敢地提出要来东京,她这个决定让菊治非常感动。

乍看上去,冬香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在人们眼里,她只是极为普通的、如空气般存在的、显得有些柔弱的女人。

谁也不会发现在这样一个女人的内心深处,潜藏着如此的坚强和大胆。

“明天,没问题吧?”

虽已约好,菊治还是放心不下,元旦的晚上他给冬香发了个短信,不一会儿回信就来了:“一想到还有一天就可以见面了,心里好像长了草一样。今天晚上我把你的名字写在枕头上睡觉。”

菊治在头脑中描绘着冬香在大雪纷飞的娘家甜睡的情景。

冬香即使说来东京,菊治还是坐卧不安。

冬香当真能来吗?会不会因为孩子突然感冒,或者与丈夫协调的时间不合适,而来不了了呢?就算出了家门,飞机不会因为大雪停飞吧?

从除夕到元旦,菊治一直担心着各种事情,总也睡不好觉。

爱的流放地:当作家爱上少妇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