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爱的流放地》 春  日(2)   爱的流放地:当作家爱上少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冬香静悄悄地脸朝下伏在床上,只有头发像被人拉扯住一样披在身后,从她圆润的肩部散落到背部,穿过微微收紧的腰部,菊治可以看到她圆润的臀部。

一般来说,女性生过孩子以后,身体的线条都会走样,可在冬香身上却看不见半点儿痕迹。可能冬香柔顺的性格使她获益不浅,她的身体不要说走样,相反却更加富有魅力。

菊治在凝视冬香的时候,不知不觉地伸出右手爱抚,从臀部到背部,然后是颈项,再又沿着脊椎骨向下滑去。

冬香可能有点儿怕痒,刹那间,她扭了一下身子,却没有躲避爱抚的意思。

菊治喜欢略微显长的背部。这并不是说冬香上身很长,她看起来十分匀称,四肢也不显短。这种不长不短的比例,反而使她平添了一份性感。

以前菊治和外国女子也曾有过交往,皮肤虽说很白却相当粗糙,更要命的是四肢过长,菊治反而觉得令人十分扫兴。而且在做爱的时候,对方长长的手臂缠着菊治的脖子,使他无法集中精力。

由此比较,冬香从背到腰柔润的曲线,使人舒服放心。正是这种曲线体现了日本女子的妖艳和性感。

菊治的手穿过冬香的侧腹继续向前伸,她缓缓地转过身来,向菊治依偎过去。

“讨厌……”冬香是否对菊治肆无忌惮的右手感到不快?话虽如此,她却没有对菊治的爱抚给予任何抵触,看样子她依旧沉浸在满足的余韵当中。

菊治看表的老毛病又犯了,刚好十点半。

从冬香一进门就开始亲热,所以时间过了还不到一个小时。

菊治有一种占了大便宜的感觉,冬香似乎也发现了这点,她没有起来,从床上蹭到菊治身旁。两个人就这样相拥着享受高潮过后的余热。

冬香问:“我是不是有点儿怪。”

“什么怪?”

“变得这样兴奋……”

菊治不由得笑起来。他不觉得自己心爱的女人在性爱中狂乱的举止有什么可笑。相反,他觉得在性爱上像她那么敏感而快感无穷的女子,才会更加惹人珍爱,愈发撒不了手。

“那是你最出色的地方。”

菊治觉得这句话还不够,他又在冬香耳旁低语:“我最喜欢你了。”

“我也一样。”冬香一直把脸埋在菊治胸前,不一会儿,她抬起头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吧?”

“什么意思?”

“你没有其他喜欢的人吧?”

说实话,菊治现在既没有其他喜欢的女性,也没有交往的打算。

“好高兴……”冬香一下子嘟囔出声,然后她转念又问:“那么,有人离开你了吧?”

“离开?”

“你真喜欢我的话,和上一个人已经没来往了吧?”

“这样的人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菊治想起了去年冬天分手的由纪,应该说她是自己主动离开的。

“你一想起那个人,心里是不是有些难受?”

“你放心吧,我只有你一个人,所以别再去想那种无聊的事。”

“因为我只有你一个人。”

冬香这么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十分少见,这也是两个人之间关系进一步加深的证明。冬香自从来到东京以后,心里也有了新的决定吧。

房间里即使窗帘紧闭,春天的和暖还是偷偷地溜进了房间。菊治全身慵懒,从背到腰地爱抚着冬香。

如此光滑而柔软的肌肤,虽没有出汗,却总有珠圆玉润的手感,肤质十分细腻。

两人就这样拥作一处,在抚摸她那白皙肌肤的时候,菊治觉得仿佛是在触摸北方雪国用了几百年时间织成的丝绸一样。

“你母亲的皮肤也跟你一样细腻吗?”

“是啊,是什么样的啊?”

从冬香不去否定的语气来看,她母亲的皮肤也相当白皙。

“真漂亮……”

男女之间经常用到“肌肤相亲”这个词,描写的就是眼前的情形吧。

就是这样似有若无地摸着,菊治也感到心里非常祥和,而且绝不会腻,两个人的关系肯定十分融洽。

其中彼此爱慕、心灵上的沟通当然不可缺少。但只有相互爱慕,身体和谐,才能得到最好的满足。也正因为双方有这样的感情,肌肤之亲才更加和谐。

无论怎样,冬香皮肤的感觉实在太美了。

菊治忽然想要欣赏她的胸部,如丝似雪般的皮肤,他想大饱一下眼福。

他慢慢松开抱住冬香的手臂,用指尖轻触她的丰胸,她稍微扭动了一下身子。

菊治不管不顾,把脸凑近她的乳头一口亲了下去。

爱的流放地:当作家爱上少妇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