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爱的流放地》 梅  雨(7)   爱的流放地:当作家爱上少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这句话重复了几次之后,冬香的喉咙大概被掐住了,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她继续哀求:“求求你,杀了我,就这样杀死我吧……”

最后随着一声“我要死了”,冬香似乎飞向了彼岸的极乐世界。

与此同时,菊治也大叫了一声“冬香”,用自己的手达到了高潮。

天亮了以后,冬香按照约定的时间——九点半出现了。

菊治当然不会把昨天晚上边听她的呻吟,边自慰的事情告诉她。

“昨天晚上,我特别想你……”

菊治刚说了一句,冬香点头说:“我也同样,我梦见你了。”

“什么梦?”

“我梦见你的小说出版了,我在签售会上排队。”

不用说,那也是菊治的梦想。

“真那样就好了。”

“那还用说,一定会的。”

这时两个人开始接吻,然后倒在了床上。

昨天晚上刚刚自慰过,菊治有些乏倦,可随着触摸冬香柔软的肌肤,他那个地方又充满了力量。

“下次我想看看你穿和服的样子。”菊治想起了以前的约定。

“那下次我穿来吧。”

“真的?”菊治双眼放光。

“到了暑假,孩子们都回老家,也许我能一个人在这儿。那时我穿夏日和服……”

菊治一下子想起了风之舞。头戴斗笠,身穿夏日和服的女子们,伸出双手做出接过稻穗的动作,手指的姿势十分动人。

菊治随后悄悄地把冬香的手拉向自己的两腿之间。

“跳舞时用的就是这只手吧?”

“嗯……”

冬香纤秀的手指抓住了菊治的那个地方。

“下次想和你一起去看风之舞。”

“我也是,想和您一起去。”

跳风之舞的时间应该在九月初,那是为了让台风平息、祈求丰收而进行的一种仪式。

两个人果真能一起去吗?冬香本人似乎也没把握。

“女子微微屈起身体,脚踏出去的时候,裙摆会向后动吧?”

菊治一边回想大原风之舞的动作,一边把手伸向冬香的股间。

“跳舞的时候,这儿会变成什么样?”

菊治的手指伸向冬香的花心,那儿已经十分温润。

“我让它充分得到满足之后再跳舞。”

“讨厌……”

冬香迫不及待似的把腰贴近了菊治。

近来冬香达到高潮的时间就不用说了,就连产生快感似乎也很迅速。

菊治在逗弄她的私处的同时,用嘴轻轻地吮吸她的双乳,冬香很快就抑制住呻吟开始挣扎。

菊治那样挑逗了一会儿,“唉……”冬香开始恳求,这时菊治从侧面温柔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当菊治全部深入冬香体内的时候,冬香安然地吸了一口气,不久自己就动了起来。

菊治十分清楚冬香要多长时间达到高潮,享受多少快感才能罢手,然而所有事情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特别是最近的冬香,达到高潮仍不能令她满足,她还要一直保持达到巅峰的状态。

幸好由于昨日的自慰,菊治今天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他们就这样互相配合对方的动作,不断摇动身体,每当菊治攻击冬香最为敏感的部位,她就不断发出欢叫,最后还是在“我想死”、“杀了我吧”的喊叫声中,手脚痉挛着达到了高潮。

多么富有激情的燃烧啊!菊治虽然承认是自己把冬香逼到了这步田地,但是她究竟能够燃烧到何种程度?菊治心中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但是冬香突然一把搂住了他。

“太棒了……”

“……”

“人不是在飞吗?飞的时候,从头到指尖全身的血都在哗啦哗啦流动、奔跑……”

看样子冬香在达到顶峰的时候又有了新的发现。菊治保持着沉默,冬香用那种发自内心的口吻说:“你把我的身体弄成了这样……”

冬香是在抱怨吗?菊治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同。

“你这个人,真是太了不起了。”

冬香反而称赞自己,让菊治感到有些吃惊。

“只要是你说的话,我什么都听。我一定照你的话去做,所以请命令我吧……”

突然听到冬香这样说,菊治一脸困惑,不知道命令什么才好。

“我要变成你的奴隶。”

是否由于眼前遍布全身的快感唤起了冬香被虐的想法?从她口中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令菊治觉得她有些恐怖。

菊治忽然想起为了自己喜爱的男人,从自己工作的金融机构骗取了数亿日元的女人的事情。当时在报纸和电视上都极为轰动,但是该女子在被逮捕的时候,却完全没有做了坏事的表情。

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即使对方发出欺骗或贪污的指示,也会毫不犹豫地从命。

当然,一般人会感到惊讶,并嘲笑说:“真是一个傻女人。”但是当事人却没有觉得半点儿后悔或羞耻。为了引领自己进入狂热的极乐世界的男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此刻的冬香也是一样,如果菊治发出命令,她会全部照单执行。因为她已经宣称要做菊治的奴隶,所以根本不可能反抗。

爱的流放地:当作家爱上少妇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