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爱的流放地》 焰  火(11)   爱的流放地:当作家爱上少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如此纤秀的女子身体中,在哪儿储藏了这么多能量?菊治觉得不可思议,当他抚摸冬香柔弱的肩头时,冬香呢喃:“你实在是一个厉害的人啊。”

“厉害?”

“现在我都能感到全身乃至指尖,血液还在哗啦哗啦地流淌。”

在激烈地达到高潮之后,原来是那种感觉。菊治看着冬香锁骨凹陷的地方。

“你把我的身体变成这样了……”

冬香是在抱怨,还是在撒娇?菊治弄不明白。冬香毫不迟疑地伸过手去,想要探究菊治心情似的将手放在了他的左前胸上。

“不过我特别高兴,托你的福,我不断地发生改变,变成了另一个人。女人就该如此。”

冬香这样想,菊治听了非常高兴。

“据说一旦喜欢上对方,就会失去自我,这就是爱吧?”

那种极端无私的爱的境界,冬香是说她已经达到了吗?

“我想一直就呆在这里,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冬香突如其来地在说什么?如果冬香希望的话,菊治当然可以接受,可是她丈夫和孩子们该怎么办?菊治十分发愁。

“我就算死了也行。”

“不许想那种事。”菊治连忙责备道。

这时冬香放在他胸上的手向下滑去,在他的两腿之间摸索了一番,悄悄抓住了他的那个东西。

开始时充满爱怜,然后手上逐渐加大了力量,菊治的局部被冬香柔软的手掌紧紧地攥了起来。

冬香不知攥过它多少次了,每次她大概都会悄悄发问:“你好吗?”“累不累?”“加油啊!”“真可爱啊!”冬香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点头对它进行鼓励。

“有意思吗?”菊治以前曾经问过冬香。

“这样做的话,我觉得抓住了你整个人似的。”冬香答。

男性至尊的地方被人抓住的话,的确是想躲也躲不了了。菊治的那个东西眼下也在冬香柔软的手掌摩擦下,缓缓地膨胀起来。虽说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仿佛却有别的人格,在冬香的手下变得那么听话。

菊治受不了了。“想要吗?”他问。

“想。”冬香答。

冬香回答得如此直率,菊治不能置之不理。总之,冬香需要的话,菊治就想尽量使她得到满足。

幸好菊治还没达到高潮,其实他是为了现在,一直保存着体力。

跟刚才正好相反,这次是男上女下的姿势,冬香仰面躺在菊治身下。

不知是否由于害羞,冬香用双手捂住了面孔,被菊治略微分开的两腿之间有一片淡淡的阴影。

冬香的私处仿佛在向菊治招手,他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闯了进去,“感觉好美……”冬香立即弓起了身子。

冬香似乎已经期待已久,她很快就变得狂乱起来,眼前的情景刺激得菊治的部位暴胀起来。

他长驱直入地攻到冬香的子宫深处,然后慢慢回抽,接着再次进攻。

菊治每动一下,冬香都会发出尖叫,她双眉颦蹙,一副要哭的样子,这令菊治更加兴奋。

能攀登多高的巅峰,就攀登多高的巅峰。在这种想法下,菊治猛烈地进行攻击,这时冬香一边甩头一边喊叫:“哎,掐住我的脖子,杀死我吧……”

菊治当然没有不同意见。他照冬香说的,先把右手放在她纤细的脖颈上,再把左手也压了去,双手一起使劲。

“太棒了……我要死了……”冬香不住地叫喊。

这两句话,菊治已经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用手去掐脖子,根本不能致人于死地。

菊治放下心来,加大了手上的力量,冬香扬起纤细的脖子,伴随“喔”的一声要吐的声音,剧烈地咳嗽起来。

菊治慌忙松开了扼住冬香喉咙的双手。

然而冬香还是咳得厉害,折腾了几次之后,总算缓和了下来。

“难受吗?”

开始时菊治只用右手轻轻地扼住冬香的喉咙,后来又把左手压了上去,并从上面用力掐了下去,自己的力度可能有些过大?

菊治望着冬香的喉咙问:“要紧不要紧?”

看来冬香刚才是痛苦死了,眼睛里含有泪水。冬香一边用手指轻擦眼角,一边问:“为什么要住手?”

“什么叫为什么……”

刚才那样继续下去的话,冬香没准会因窒息而死。

“我再掐下去的话,你可能会死……”

“死也可以,我就是想死!”

说着冬香搂住了菊治。

“我想死在你的手里,我想被你糟蹋得一塌糊涂,然后被你杀死……”

冬香到底在说什么呀?菊治听得目瞪口呆。

“我已经厌烦透了。我再也不想回家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菊治一点儿也摸不着头脑,他盯着冬香问:“怎么了?”

“那个人又来逼迫我,说什么也要和我做爱,但是我绝对不愿意……”

“他要做那种事?”

“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接受,结果那个人火了……”

菊治知道冬香讨厌她丈夫,所以一直拒绝和他做爱,难道她丈夫又袭击她了吗?

“后来呢……”菊治催促道。

冬香一边哭泣一边回答:“他说如果那样,就叫我滚出家去……”

“那么,孩子呢?”

爱的流放地:当作家爱上少妇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