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庆余年   庆余年_全文阅读_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下书请到 我爱读2 www.woaidu2.com 无需注册即可下载

<<庆余年>>
作者:猫腻

免责声明:本站电子书都由网友收集整理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可用于任何商业途径,如非免费资源,请在24时内删除,如果喜欢该资源请购买正版。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首 珠串
  一部《庆余年》,缓缓道来的仿佛是一个异时空的灵魂的再生,却讲尽了这片大陆上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在这个叫范闲的年轻人的成长路程里,庆国几十年起伏的画卷慢慢的呈现出来。
  几十年的历程里,我们看到的是三代风云人物的起起落落、轮转更替。两条线索,范闲的成长、叶轻眉的一生贯穿着整个小说,一明一暗,把几十年的庆国风雨尽揽其中。
  《庆余年》里讲的是范闲的一生,叶轻眉的故事只能在字里行间去咂摸、揣度。她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的眼中应该才三四岁,那是在极北的某个地方,那里被世人称为神庙。在这里,她遇到了一个叫苦荷,一个叫肖恩的人。
  苦荷和肖恩的心底藏进了一个很奇特的小仙女,这段经历也成为了他们一生最重要的转折点,苦荷更是一举成为了北齐最卓越的武学大宗师,或许里面真的有些神迹。
  再后来有些断层。于是便一直揣测,总觉得叶轻眉与神庙的渊源极深,想来甚至可能就是神庙某个重要人物的女儿吧,而五竹就应该是和她一起成长起来的。在这些我们没有办法了解的岁月里,只有五竹和叶轻眉在一起。
  他们也许去了海外,再从海外归来,这个时候叶轻眉应该已经是豆蔻年华的女子了,他们是在澹州登陆的。那个时节,一个澹州的纨绔子弟回家省亲,还带了一个破落小王爷和他的跟班,他们就在澹州的小竹林遇见了。
  一个美丽的女子和她瞎子跟班,还带着一个奇怪的黑箱子,一个带着艺术家特质的小贵族和他的王爷兄弟,还有一个太监,这些人改变了整个庆国的未来。也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是纨绔子弟的调戏呢,还是英雄心心相惜的感慨,或者是吟诗作对的桥段,但最重要的是他们相遇了,并结识了。
  他们结伴同行,叶轻眉身上的气质对这三个陌生人来说一定有着无比强大的杀伤力,她的美丽、聪慧、洒脱,还带着一种骄傲的不屑。以致在许多年以后,他们都没有办法忘记这个女人。
  到了京城,五竹便与叶流云打了一架,于是庆国多了一个大宗师。
  叶轻眉并不在意这个皇位的归属,或许她在意过百姓的生活,但是她还是插手了庆国最大的权利之争,或许原因只是她很喜欢这几个在竹林里遇到的朋友。
  她带着五竹和那个令陈萍萍念念不忘的黑箱子就出发了,后来两个亲王死了。不是五竹出的手,这样的事情不应该用一个宗师高手完成,它需要不留痕迹,所以留下了一个令人恐惧无比的黑箱子的故事。
  于是,那个破落的小王爷开始展露他强横无比的政治才华,在庆国的国土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强大的国君。
  叶轻眉应该不是一个很勤奋的人,她绝对不会很努力的去为这个世界真正谋什么样的福利。只是她被迫去完成一些事情,因为那个小王爷做了皇帝了,她会想到经济决定上层建筑,并为自己生活上的一些琐事烦恼,比如洗澡没有肥皂,于是有了内库,有了监察院。所有的一切不是那么严谨,但是却符合事实,叶轻眉不属于那个世界,她对那个世界的改造或许不过是一个不经意的事实。
  再后来就是那个孩子,我想叶轻眉不应该属于任何一个那个时代的男人,范建只是一个哥哥,靖王爷不过是一个孩子,五竹不过是一个弟弟,皇帝呢,便成了可以做孩子父亲的选择。叶轻眉是一个不屑**男人的女人,但我想她总会想到也许应该要个孩子,于是要了一个孩子。
  在这个孩子诞生前,其实整个国家已经开始有些乱了。一个强大的势力集团确立起来了,那个叫叶轻眉的女人太可怕了,整个庆国的贵族势力不可能一下就愿意交出所有的权力,惶恐的极点或许就是这个孩子,害怕到极点的人是皇帝的原配妻子,太后也开始担忧了,她也恐惧这个脑子和庆国人实在不一样的女人到底会给庆国带来什么,枢密院长也担心,他害怕这个国家被这个女人搅乱。叶轻眉左手监察院,右手内库,还有一只强横无比的水师追随着,而这个女人忽然之间有了皇帝的骨血,矛盾不可遏制的爆发了。
  皇帝远征,带走了陈萍萍和范建,五竹被神庙的人引得老远,甚至可能有近一年的失踪,无法想象这个巨大的阴谋有多少人参与进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个事情。
  京城的别院血案震惊了整个朝野。
  叶轻眉代表了太多的势力,太多的利益冲突,内库、监察院、江南水师,这些所有属于叶轻眉的势力不可能轻易就放弃报复,京城的血洗就在叶轻眉最亲密的四个男人回来之后开始了。
  血洗之后呢?最大利益的获得者是谁?所有的贵族势力几乎被清洗得一干二净,江南水师被一分为三,内库被李云睿执掌!明明白白,皇帝把所有的权力全部抓回了自己的手里。毫无疑问,那场血洗中如果皇帝不点头,不可能爆发,也不可能发生,他或许没有真正策划或者下决定,只是他必然是其中关键的一环吧。
  到底是什么的心思让这个男人真的愿意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杀死?或许是野心吧,他不可能屈居在叶轻眉的光芒之下,他有一颗胸怀天下的野心。所以,他没有办法忘记她。
  再后来,李云睿接掌了内库,她肯定羡慕和嫉妒过叶轻眉。林若甫也在这个考上了状元,庆国最美丽的女子和庆国最令人羡慕的状元郎,他们生下了一个孩子,叫林依晨。
  应该是在某个皇宫夜宴的时分,皇帝忽然许下婚事,将最疼爱的外甥女许配一个籍籍无名的澹州小男生,嫁妆是整个内库。于是,几经周折之后,言冰云被卷进了一场未遂的谋杀案,被扔到北齐去锻炼;北齐都城外的某个小农庄里,一个穿花布衣服的小姑娘背后跟着一个刚学会走路不久的小男生,再后面是一群护卫,小男生一直“朵朵师姑”、“朵朵师姑”的叫着;十三郎应该已经遇见他那个日后背黑锅背得最多的师傅,在东夷城的某个角落;在澹州,乌云笼罩着整个天空,只见一个俊美的小男生爬上自家的房顶,对着整个澹州大喊:打雷了,下雨了,快收衣服啊……
  《庆余年》是一本清淡的小说,轻松中有一种雅致。简单的穿越故事写得生动活泼,但又不失庄重。看这个书,心情总是愉悦,欣喜。
  整本书的轻松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淡然之态,温吞吞说话、果断断做事、恶狠狠杀人,看得轻松之极。字里行间的清淡又带着猫腻大人对生活的一些思考,或轻或重,总能点中心头的一些心事,让人莞尔一笑。故事就是一个梦境,在梦里倘徉,有几分酣畅的感觉。
  读《庆余年》,就好象是品一杯清酒。
  入口淡,味却浓。
  







一 他是皇帝
  《庆余年》人物分析(一)
  每个人慢慢的成长着,孩子慢慢的变高,成人的鬓发慢慢的变白。
  庆国的故事就在风雨波折中摇曳。
  风云人物逃不出风云二字的精髓,不过是一阵风,一朵云,固然转眼成空,却绝对不能掩饰如此的精彩。
  风liu总被雨打风吹去
  在一阵阵冰冷的冻雨琢磨着庆国的起起落落,十九年前京都边郊某个别院的屠杀的血腥味已经远去了。那个在血雨中淋过的小婴儿却终于长大了,开始慢慢张开他日渐成型的羽翼,要展翅翱翔了。
  却在这样的成长中,天资纵横的小男生也慢慢的触碰到那些已经远去的人物,雄姿英发的人生并不只属于新生的年轻人,毕竟每个人都年轻过。
  只是,风liu总会被雨打风吹去,再强劲的雄狮也总有疲惫的时候,也总有衰老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就像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未来一样。
  在慢慢老去的人群中,有一批人,他们就像是天上的星星,总在宁静的黑夜里闪烁着你无法回避的光芒。他们的光芒显得很清淡,但是每一次绽放都光彩夺目。
  庆国国主
  这位高高在上的人物,庆国的国君,庆国的霸主,庆国人仿佛忘却了的雄主,在平静中慢慢被淡忘的人。
  但每一个有心的人都不可能忘记他的强大。
  这是一把不出鞘的绝世宝剑。
  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出精彩的戏剧,也许他的更精彩。他有过欢闹的童年,有过风liu的青年。有过一个让这个世界都侧目的爱人,即使那个爱人只能在暗处。
  然后他成长,然后他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还有一个为他出谋划策的女人,一个把他推向人生的顶端的女人。
  于是,他成为了离奇的君王,两个亲王被杀,本来做得一世清闲王爷的他登基了,就如同偏房的小儿子竟继承了祖业。
  他发了大财,从一个不名一文的穷光蛋,一下就成为了天下最大的爆发户。
  但是,这一切不过是开始,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忽略他后来所做的一切。他用之后的几年的时间便证明了,他不是一个爆发户,而是开疆辟土的绝代雄主。
  几年的时间,他摧毁了一个数百年历史的强国,他把北魏打得分崩离析。四处征战,打得天下惊惧,血流成河。
  而所有的往昔,只能那些一个一个眼中闪烁着惧怕的人的迟疑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那“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是如此的令人仰望。
  在某个时刻,他慢慢沉静下来,开始打理他收拾好的江山。这种睿智不是每一个决策者所能拥有的,在高歌猛进的过程中停下来,开始消化他所获得的一切。
  有一种打内心喜欢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对强者的认可。他的狠,他的冷,他的绝情都让我感觉是一个男人的果断与决绝。一个男人对事业的绝对自信,让他充满着一种别人无法看清楚的模糊与霸气。
  他像《教父》里的麦克&#8226;柯里昂,冷静中带着力量。只是,也许因为他不是故事的主角,我们读不到他人生的痛苦。看到的只是一颗男人绝对的雄心与肯定,自信与傲然。还有一种虚荣和强大的zhan有欲。
  他就像麦克&#8226;柯里昂一样的孤独,但比麦克要幸运一些,他不需要为家庭的混乱,本来便是他自己在刻意的制造着家庭的矛盾,用冷血到极点的方式来寻找他未来的接班人。他内心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孤独,俯视着这个世界。
  他的爱情也显得那样的奇特。身为天下权利最大的男人,他也许只有过一次爱情。他只爱过叶轻眉一个人,只在想起这个奇特的女子的时候,他的眼角才仿佛有些温柔。这样的爱情对他来说,是如此的真实而坚定。而这样的真实与坚定却又让人感觉到他的冰冷,或者正是因为叶轻眉的死才让他一世都已经没有办法去忘记了,也不需要去忘记了。这段爱情足以让他一直沉醉于那个死去女子的回忆,但是在这种回忆中他却可以彻底的没有爱情,甚至可以把亲情变得有些遥远。
  他是一只征战过,厮杀过的狮王。在沉默中守护着自己的领地,眼神中仿佛有一些凌厉而淡漠的气息,但是当你忘记他的存在的时候,总有人会用某些方式告诉你这只强大的狮王的存在。
  所有和他同时代的人们对他都藏着说一种不清楚的畏惧。这是他的骄傲,也可能是他的悲哀。
  







二 她叫长公主
  一片喧哗,因为长公主云睿与太子的一些纠缠不清。顶着风头,我冒险对公主云睿评论几句。
  对于李云睿而言,或许用这几个词便可以说得清楚了:美丽、骄傲、疯狂。
  长公主的第一要素便是她出众的美丽,李云睿号称庆国第一美人,这样的美丽给了她一种超越芸芸众生的心态,却又可能是她内心疯狂的源头。
  我不妨胡乱猜测她的童年。长于诚王府,有一副足以令所有人疼爱的皮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想来是不会错的。在众人的关爱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总有些自我,当受到外来的刺激的时候,她所出现的心理反抗必然是极强烈。
  有道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叶轻眉到了诚王府的时候,小郡主云睿应该已经有自己的部分人生观和世界观了。被所有人宠爱的云睿,忽然之间会有一种喜爱的东西被抢夺的痛苦,她至亲的哥哥,她至亲的弟弟,忽然之间全部被这个外来的女人俘虏了。
  《七宗罪》中有关骄傲的罪罚是用一个美丽的女人来讲述的,美丽的女人被毁去了容颜,于是在失去骄傲的痛苦中死去了。
  李云睿没有失去美丽,但是她失去了宠爱,这种失去在她幼小但必然早熟的内心深处埋下了一颗邪恶的种子:仇恨以及疯狂。
  这种心态下的长公主与康敏简直一般无二。
  李云睿所爱过的人,其实早就已经了然,必是她那高高在上的兄长。我完全可以肯定这位庆国历史上最强大的君主对于妹妹的心思是有了解的,而且他也必然对于妹妹是疼惜的,只是绝对不会有爱情!
  一个绝世的雄主是不应该有爱情的,就算有,也只是一段回忆罢了,这便是那位皇帝了。但是当一个具有绝对才智的女人也只有一份爱情的话,而且是得不到的爱情的话,想来这段爱情便会让她陷入某种疯癫的状况了。
  李云睿是这个世界上最具有模仿能力的女人了。她嫉恨叶轻眉,这种嫉恨也绝对顺带延及到她那可爱的女婿身上。但是叶轻眉对她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叶轻眉对男人世界的不屑一定给了她某种启示,李云睿所拥有的才智与地位给了她向叶轻眉靠拢的机会,但这种嫉恨不可能让这个女人真正的理解叶轻眉。她与叶轻眉的差距其实真的不是智慧,不过是某种不可言及的心态与环境罢了。
  有关政治。长公主对政治的关心,必然源自于她那位兄长。当对某个人的在意超越了理智的时候,这种在于就会变得很可怕。她一生最大的困窘之一便是把兄长的心从那个女人那找回来,她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便是吸引兄长的目光,甚至渴望兄长仰望她的眼光。她要的是就是这种姿态,这种失去理智的疯狂是一步步加深而来的。
  内库是她政治生涯的第一步,内库的收归国有距离京城血洗案件应该有些时日了,长公主也应该接近豆蔻年华了。内库的接掌,让她的野心极具的扩大,金钱的强大力量。与状元公的爱情想来是少年的某一种憧憬,这种憧憬甚至可能都与叶轻眉相关。
  一个聪慧而有政治抱负的女人,绝对不会停留在这种浅显的爱情里,两者之间的结合逐渐变成利益的勾结罢了。
  对于兄长那种不可企及的痴迷才是她情感生涯里最不可剥夺的部分,在这里,林相也不过是一个替代品而已。
  太子,就更是了。在疯狂的野心,以及疯癫的才智驱动下,想来这个女人早就已经无所谓这个世界的所谓规则了,道德不过是一个假说罢了,抛弃了便是。
  当一个女人同时拥有绝世的美貌与才智时,其实是一出悲剧,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居里夫人的果敢的。
  







三 侍郎范亦德
  侍郎范亦德
  总以为侍郎这个职位更符合范建的性情,只因为这两个字读着舒畅,温和,书卷气。
  身为吏部的掌舵人,范伯爵身上的铜臭气息总给人感觉是要高于其他人的。于是开篇之时,也许没有人会看出他骨子里的书卷气息,事实上我也没有看出来。
  范建与陈萍萍看着像两个活在遥远地方的人,都低调得让人有些讶异,只是陈萍萍显得阴森,而范建不过是一些深沉。
  如果说陈萍萍阴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