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庆余年   庆余年_全文阅读_106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竟是按照驸马的仪程下了赏赐,百官们猜忖,这应该是看在林家小姐的面子上。

年关往来走动频繁,各官绅家院多互赠礼物,相熟的人家也会亲至拜访,而有两路使者带着丰厚的礼物也上了苍山,这些礼物分别来太子东宫和二皇子府,送礼的对象依然是范闲。

所有人都以为,一旦春闱过后,范闲碍于“郡主驸马”的身份,想来在官场上再难提升,陛下就会下旨让他接手内库。所以太子与二皇子必须赶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加大拉拢的力度,只是他们做的很隐蔽。相信那些送礼的使者,应该没有人会发现。

……

“老二送的是什么?”

庆国的皇帝陛下靠在软揭上。身上裹着一件黑色的大敞,脸色平静。几道皱纹在保养地极好的脸上显得格外明显,双眼前静望着书房外鹅毛般大的雪花。

陈萍萍咳了两声,将搭在自己上的毯子双紧了紧,恭敬应道:“是前朝的诗集。”

皇帝微微一笑,唇角却多了一丝讥诮:“朕这二儿子喜欢玩酸文,却以为世上所有人都像他一样。范闲随口一诗,便胜却前朝诗人无数,这礼送得太不讲究。”

他接着问道:“太子送的什么?”

“一盒翠玉做的麻将子儿。”陈萍萍用手摸了摸光滑的下颌。顺着陛下的眼晴看着皇宫里的一大片平整雪地,微微眯起了眼睛,“范闲很喜欢。”

“范……闲,看来确实有做富贵闲人的意愿。”陛下轻声说道:“太子这礼送的高明,不知道是东宫里谁出的主意。”

“应该是辛其物。”陈萍萍微微一笑,说道:“不知道范闲怎么想,但臣知道,晨郡主与范家那位二少爷是爱玩牌的。”

皇帝的眉梢一翘,说道:“晨丫头最近怎么样?”

陈萍萍小意应道:“有个知冷暖的范闲在旁呵护着。应该比在宫中开心些。”

“这宫中没有谁能真正开心起来。”皇帝微笑说道,“你真的决定让范闲出使北齐?”

陈萍萍坐在轮椅上,依然很困难地低了低头,行礼道:“是。陛下既然同意臣当日建议,那臣就要着手安排,如果范闲不为院子做些事情,以后也很难真正地掌握此院,为陛下效力。”

二人间的气氛忽然变得沉默冷厉了起来,皇帝冷冷看着陈萍萍的脑袋,半晌之后幽幽说道:“你不要忘记。他是皇家的血脉,怎能去冒险!”

……

长久的沉默之后,陈萍萍有些困难地堆起笑容,坚持着自己的意见:“主子,问题就在于,他永远不可能成为皇家的血脉,臣身为主子的属下,想为他谋个安全的未来。”他顿了顿又说道:“如果他接手内库,一定会成为皇子们大力拉拢的对象,想来主子也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那不如让他出去一趟,避避风头,老躲在苍山上,也不是个事儿。”

皇帝冷冷地看着面前这跛子,这是群臣眼中自已的一条老狗,可是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听他口里说出的主子二字了。

“准了。”皇帝缓缓闭上了双眼,似乎在这一瞬间,皇宫里的风雪都消失无踪。

陈萍萍安静地坐在轮椅上,等着半天,终于等到了天子的下一句括:“只是你要清楚,司南伯与林宰相可不会同意这个安排,呆会儿朝议的时候,联可要被烦死。”

“起驾!”

小太监清脆的喊声在兴庆宫殿搪下响了起来,悉悉索索的,太监宫女们从殿旁涌了出来,抬着天子舆驾,伺候皇帝陛下上乘,往前殿走去

舆典驾上密闭得极好,漫天风雪根本无法偷入一片,皇帝半闭着眼,撑着颌不知道在想什么,手掌缓缓抚摩着微微发烫的小炭炉,半晌之后,他叹了口气,睁开了双眼,看着这熟悉到厌倦的皇宫景色,轻轻摇了摇头。

——————

皇宫正殿之中,太监持拂尘而出,清声诵道:“圣上驾到。”

下方已经候了许久的的群臣们整肃衣衫,拜伏于地,山呼万岁。皇帝看了这些臣子一眼,缓缓地走到龙椅前坐下,说道:“都起来吧。”

臣子们听着发话,才爬起身来,只是这些高官贵爵们在京都里活得滋润,不免有些体胖身虚,所以动作迟缓不一,看上去好不滑稽。

……

“别的事都议妥了,眼看着春时即到,春闱大比之后,去年与北边拟的协议也到了执行的时候。”皇帝的精神似乎显得不大好,半倚在龙椅上,“诸位大臣,可有合适的使节人选?”

这几个月里一直有风声,说宰相的新婿,太学五品奉正范闲有可能被指派出使北齐。宰相林若甫一直以为是朝中反对自己的那些文臣们作祟,所以早就做了充分的准备。

本来范林二族在朝中向来互看不顺眼,一个是踏踏实实的皇派,一位却与长公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随着范闲的入京,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激烈的改变。宰相与长公主决裂,而范侍郎却成为了他的亲家。

户部侍郎范建站的位置有些靠后,他瞄了一眼队列前头,发现宰相林若甫也在望着自己。二人眼光一触,微微一笑。

“禀圣上,臣以为,鸿胪寺少卿辛其物上次谈判之时,行事得落,为国谋利不少,实为佳才,若任辛少卿为此次回方使臣,最为合适。”

抢先出来回话的,是宰相林若甫的门生,那位太常寺少卿任少安,因为今日朝议要论及回访之事,一应礼节规格都要质询他的意见,所以他与鸿胪寺少卿辛其物都在殿上。

辛其物微微一惊,心想怎么把自己推出去了?他当然明白,宰相方面肯定不愿意自己的女婿千里迢迢去那敌国,虽然安全上肯定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山高路远,春试之时,范闲肯定会再有擢升,若之后马上出使,谁知道数月后朝中又会变成什么模样?

其实太子东宫的意思也和宰相大人差不多,如今没有长公主在太子背后发疯,太子思考问题也显得成熟了许多,认为范闲留在京中马上接手内库,自己同时加大拉拢力度,这才是正途,如果能够借此掌握住范侍郎,与宰相修复关系,那就更好,何况春闱将至,东宫还有倚重范闲的地方。

如此看来,今日朝上,应该没有人会提议范闲出使北齐才对。毕竟得罪了范家林家,就算你是三朝元老,一部尚书,同时面对那两个老家伙的恨意,只怕也有些承受不起。

所以殿上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众臣们都认可了辛其物出使北齐的提议,就连辛其物自己也开始准备领命,替范闲走这一遭。

皇帝微微皱眉,似乎没有想到当前的局面,将手中的暖炉轻轻放在旁边的黄缎小几之上。

便此时,臣子队列里却有一人出来,沉声说道:“臣提议太学奉正范闲,出使北齐。”

群臣断然料不道,居然有人会甘愿得罪范林二家,无数道眼光投注在他的身上,才发现说话的原来是枢密院参赞秦恒,这位秦恒属于军方背景,倒是不怕文官们的目光,只是众人不解,就算你是枢密院的人,也没必要得罪宰相与范家啊?

听到这个提议,宰相林若甫面色不变,十分宁静,司南伯范建微微无奈一笑。碍于与范闲间的关系,这两位老狐狸自然是不方便说什么的,但自有交好的官员替他们出头,只听得殿前一阵议论后,有臣子沉声说道:

“臣以为不妥,小范大人年不过十七,未有丝毫官场磨励,出使北齐,乃宣扬国威,结交邦谊之大事。小范大人虽然才气纵横,但历练不足之下,只怕难以担当此等重任,反观辛少卿,沉稳妥贴,此行往北齐,应能一路顺畅。”

辛其物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得主动一些,迈出队列,躬身请命道:“臣,愿为国效命。”







第四卷 北海雾 第二章 朝议(二)
高坐在龙椅之上的皇帝,看着下方臣子们的表演,唇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挥挥手让辛其物退了回去,轻声说道:“诸位都以为辛其物比较合适?”

“是,陛下。”臣子们齐齐躬身及地,尾音拖得老长,太息以示尊敬。

那位提议范闲出使北齐的枢密院参赞秦恒,有些意外地看了陛下一眼,赶紧把眼光缩了回去,此时群臣一致认为范闲不适宜作使节,估计陛下也会改变心意吧。

“朕,倒与诸位卿家看法有些不同。”

殿上马上变得安静了下来,只听着庆国皇帝清淡的声音在宫中回荡着:“所谓圣不琢不成器,范闲当日殿前风姿,诸君想必也还记得清楚,虽说是位文臣,但也曾有过牛拦街手屠刺客之勇,如此佳才,又岂能总在太常寺、太学院这些清静衙门里打混着。”

听到此处,众人才明白皇帝陛下竟是早有了主意,只是不明白为何陛下非要让范闲去北齐。

皇帝淡淡看了群臣一眼,继续说道:“历练不足,故而要多加历练。朕看范闲行,这差事就交给他去办吧。”

天子说行,那就一定行。

群臣不敢多言,只是林若诲与范建的脸上都多出了几丝忧色,他们倒不会刻意掩藏这一点,身为人翁人父,有此反应是自然之事,如果要假装出兴高采烈,吾皇英明。反而会让陛下和群臣看轻了。

“范建。”皇帝看着户部侍郎,微微皱了皱眉。

“臣在。”

范建听到自己的名字,微微一震,赶紧出列。

皇帝轻声说道:“朕要你的儿子担这个差事,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范建沉默了少许,马上便醒了过来,微笑应道:“臣不敢有想法。”

“是不敢还是没有?”

“是不敢。”

“如果你敢,你会怎么想?”

宫殿之外风雪交加,殿内温暖如春,却因为君臣间她这几句对话便得与室外一般凛然了。与范建交好的官员们不禁暗中着急。心想司南伯大人,今日为何殿前应对如此乱了分寸。

片刻之后,只听见范建轻声回答陛下的话:“臣与犬子分开十六年,如今只是相逢数月,便又要分离,不免有些不忍。”

这不忍二字轻轻回荡在宫殿之中。不知道会落入谁的耳中。

皇帝微微一笑。知道对方是说给自己听的,只是这个从小一路长大的伙伴,其实并不明白自己派范闲出使北齐的真正用意,看来……还是只有陈萍萍最明白自己啊。

“不过数月,春中去,秋初回,又有甚不忍的?”

皇帝不待范建再说话。微笑摆手,宣了旨意:“户部尚书年老病弱。已休养多时,宣旨慰谕。户部左侍郎范建递补尚书一职。”

朝臣并无异议,范建早就在户部一手遮天,只不过一直没有扶正了,有些一肚子坏水的大官忍不住心里嘀咕,心想范侍郎才将自家的柳氏扶了正,这皇帝就将他扶了正,若侍郎大人早知如此,会不会许多年前就将柳氏扶正再说?

当然,众官心里都以为,这是陛下对于先前令范闲出使北齐的一手补偿。

范建知道此事再无可能转还处,面色宁静,上都叩首谢恩。皇帝又转向林若甫处,微笑说道:“宰相大人,令爱新嫁,朕便将范闲支使出去,你可想说些什么?”

宰相林若甫苦笑着出列一礼,庆国的君相之间看似融洽,但事实上君权威严,没有一个人敢于尝试稍加撩拔,先前他对于范建的行动就有些不解,此时陛下问到自己头上来,他自然不敢有二话,沉稳应道:“范闲正是该磨练磨练。”

……

朝会之后,皇帝陛下心情似乎好了些,乘着舆驾回了后宫。大臣们沿着直道向高高的宫墙外行去,纷纷向范建道喜,恭贺他出任户部尚书一职,从此以后,可以明正言顺地掌握庆国的一应变财之物。

礼部尚书郭攸之打趣说道:“范大人,从今以后,老夫们的俸银得从您手上领了,可别克抠得太厉害。”

范建呵呵一笑,摇头道:“郭大人爱说顽笑话。”范闲整了郭保坤几次,但是朝堂之上,这两位大人之间,倒像是好无芥蒂一般。

往外走着,林若甫轻轻咳了一声,走上前来,群臣向宰相行礼,知道他一定有些话要和自己的亲家讲,所以散开了些。林若甫轻声说道:“范大人,陛下为何执意让范闲出使北齐?”

二人如今已是亲家关系,自然虚套就少了一些,范建苦笑道:“下官确实不知,或许……真是想让犬子磨砺磨砺?”他嘴上这般说着,心里却知道,一定是那个该死的跛子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不过转念一想,范闲暂时离京,涟开太子与二皇子的拉拢,等到大皇子领军回京之后再看,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林若甫似乎同时想到了这点,不过他有更深的一层疑虑,似乎陛下对于自己的这位“爱婿”似乎关切得有些太多了,难道真是仅仅因为晨儿的缘故?

宰相大人摇摇头,微笑对亲家说道:“大宝最近一直在山上,劳烦范大人了。”

“哪里话?”范建笑道:“都是一家人了。再过一个月,春暖花开之时,出使北齐的使团就要离京,到时候我会让婉儿常回相府看看。”

“是啊,最近这些天大宝也不在府里,常觉府中冷清。”林若甫若有所感。叹息了一声,“范大人若有空暇时,不妨也多来我府上走动走动。”

“相爷有命,岂敢不从?”范建微笑道。

——————

又是僻静无人老地方,又是两辆马车,又是那两个站在范闲身后十几年的半老不老阴谋家,依然各自躲在自家的马车里说话。

“我说过、我不希望他和监察院扯上关系!”刚刚升为户部尚书的范建,声音似乎一点喜悦都没有,冷淡至极。

对面马车里的陈萍萍嘶着声音低笑了两声。说道:“出使北齐,和我这个破院子可没有什么关系。”

范建忍不住掀起马车侧帘,冷声道:“没关系?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肖恩如今在你手里,你想杀就杀了,何苦让他去搏这个名声?肖恩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应该清楚。”

“我没有忘记,你手中也有屁下的一部分力量,相信就算院子里也有你的人。”陈萍萍依然低沉地笑道,笑声里似乎有一咱很阴戾的味道。

“你我私下见面,恐怕陛下也会不喜欢。至于肖恩。杀不杀得了都无所谓,我榨了他二十年骨髓。留不下什么了。而且北齐的年轻皇帝,也不见得有咱们主子这般大海胸怀。敢不敢用前魏的密谍首领,还要另一说。至于范闲此次出使北齐,真的是皇上的意思,范大人也清楚,如果让那孩子留在京里,天天被太子和二皇子拉扯着,将来只怕会惹出极大的麻烦。”

范建一下子安静了,知道这是一个很致命的问题,绝对不能允许范闲参合到皇室争夺继承权的争斗之中。他将车壁的侧帘放下,闭目靠在软垫上,仍然不能放心那个自己看顾了十几年的孩子,与监察院这些恐怖的机构发生任何关系。

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陈萍萍冷冷说道:“陛下既然都同意了这个安排,你就放心吧。”

没有人看见范建的唇角绽起一丝冷笑,他淡淡开口说道:“言冰云你们院里怎么配合他?”

“自然有人接手。”

“不要派些庸才!”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