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庆余年   庆余年_全文阅读_185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以为就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

赖御史一拱手道:“今日面圣,本官定要将范大人参劾到底!”

范闲眉头微挑,心想这位御史倒也阴在明处,笑了笑,拱手回道:“是吗?只是不知若真有宗室亲贵枉法,赖大人是不是也有今日这等壮烈之气。”

左都御史气的不想说话,将袖子一拂,便往宫门处走去,而他身后那几名御史竟是直直跪在了雨地之中!

“玩跪宫门的把戏?”范闲对这些人又是可怜又是好笑,叹息道:“人生一世,不过邀名二字,真不知道朝廷养你们这些人是做什么用的。”

几位跪在雨中的御史怒目回瞪!

范闲却是视若无睹,掀起身后的雨帽遮在自己的头上,微微一笑说道:“本官是黑的,不论怎样洗都是黑的,诸位大人虽是红的,但被雨一洗,却就黑了。”

雨水从他身上的监察院官服上滑落,莲衣光滑不渗水,黑色还是那股阴郁的黑色。

而几位御史的官服被大雨浇湿之后,颜色也渐渐重了起来,与黑色逐渐靠近。

御史们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任由雨水冲打着自己的脸,却是固执地沉默不肯言语。

等所有的朝政大事议完之后,皇帝陛下似乎才看见了左都御史赖名成与监察院提司范闲两个人,眉头有些恼火地皱了起来,让太监将二人召上前来,冷冷说道:“当着朝中众臣的面,说说吧。”

左都御史一理官服,朗声道:“臣所言,已尽在奏章之中,请陛下速速查缉此案,以净朝堂,以平民怨!”

皇帝转头望向范闲:“为什么你的自辩折子一直没有递上中书?”

范闲恭谨地躬身行礼道:“臣没有写折子。”

皇帝怒斥道:“何等狂妄!都察院御史参劾百官,似你这等骄横不理的,倒是第一人!莫要以为你家世代忠诚,你这一年来于国有功,于世有名,朕便舍不得治你!”

范闲知道皇帝是因为自己一直默不作声而发怒,是因为自己将题目扔给他而发火,请罪道:“臣实在不知要写辩罪的折子……臣知罪。”

陛下面色稍霁,说道:“念在你初入官场,范建又公务繁忙,陈萍萍那老东西也不会教你这些,便饶了你这一遭。今日朕宣你入宫,便听听你如何自辩,如何向这满朝文武交待。”

范闲面露为难之色,半晌之后才迟疑开口道:“臣……实在不知如何自辩。”

陛下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一字一句说道:“那你就是认罪了?”

范闲霍然抬首,面露苦涩之意,说道:“万岁,臣不认罪!臣之所以不自辩,实在是因为都察院所参之事实在荒唐无由,臣丝毫不知其情,更不知所谓贿赂枉法牵涉何人,所以根本不知从何辩起。”







第五卷京华江南 第二十章 朝堂激辩
群臣哗然,谁也想不到范闲竟是宁折不弯的性情,死都不肯自辩一二。吏部尚书颜行书将脸一黑,正准备说些什么,一抬眼却看见列在自己前方的那几位超品大员都闷不作声,这才想起来,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枢密正使秦老将军花白胡子在殿风里荡着,老眼微眯,似是睡着了。颜行书往侧下方一瞄,秦老将军的儿子枢密院参赞秦恒也紧紧闭着嘴,再也没有初春时提议范闲出使北齐的勇气。

军方保持沉默是应有之义,一方面他们与监察院的关系良好,另一方面这是京都官场的侵伐,他们没有必要插言。但是文官之首的舒大学士也是一脸恭谨,却像是没有听到殿前这番对话,几位尚书都成了泥塑的菩萨。

颜行书暗自揣摩一二,似乎没有必要为了远在信阳的长公主得罪范闲这个爱生事的小黑狗,于是也把嘴巴闭了起来。

……

……

见没有大臣出言训斥范闲,皇帝陛下的脸色却依然没有缓和,眸子里闪过一道寒光,盯着范闲说道:“你不自辩,那就听听赖卿如何分说吧。”

左都御史赖名成领旨上前,将奏章中关于范闲的道道不法事全数念了出来,一笔一笔,倒真是清清楚楚。范闲心头叫苦,心说这位左都御史果然不愧姓了个赖字,怎么把什么事儿都赖到自己头上了?一处那些小兔崽子上个月索的贿银,和自己能有什么关系?

朝堂之上一片议论之声,投往赖名成与范闲的眼光都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都察院所参之事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宫中戴公公涉嫌为其侄戴震检蔬司事发,向监察院提司行贿银两。众大臣以想你这小赖怎么还敢把事情扯到宫中?另一方面又在鄙视范闲,这大好地机会。居然只收了老戴一千两银子,这朝上站着的前辈们,谁还有那个心思收这些小钱?

听到事情涉及宫中,皇帝陛下却是面色不变,竟是直接喊侍卫去传了淑贵妃那宫中的戴公公来朝堂对质。

众官虽然心知这等查案的法子实在有些胡闹,但谁也知道陛下不是位拘囹于腐规俗矩地人物,加上也都好奇这件事情到底会怎么了局,所以都闷不作声。

不一时,戴公公便被领上殿来,他早就知道今天朝会上说的何事。心中惴惴之余,也是好生纳闷,心想自己送银票只不过经了宜贵嫔的手。那位主子性情开朗,但向来嘴风极严,加上与范闲又是拐着弯的亲戚,怎么也不会将自己卖了亚,这风声又是怎么传到都察院去了?

上殿之后。先呼万岁,再呼冤枉,戴公公蹶着屁股老泪横流。对着皇帝止不住的磕头,力承绝无此事:“陛下向来严禁宫中奴才们与朝臣相通,老奴胆子小,更不敢违例,说到这位小范大人,奴才确实听说他的名字,因为……”

戴公公可怜兮兮地看着龙椅上的皇帝陛下:“这全天下人都知道范诗仙的大名,奴才虽是个残废,但也是庆国的残废。听说小范大人出使北齐,为圣上增光添彩,心里也自然高兴,日常闲谈中免不了会提到小范大人。可是,奴才连小范大人的面都没有见过,又怎么可能行贿?”

左都御史赖名成冷冷问道:“戴公公真没有见过范提司?”

戴公公跪地膝盖生痛,心里早已经将这个多管闲事的御史骂了无数遍,听到问话后骤作恍然大悟状:“想起来了,去年送圣?去范府的时候,曾经见过小范大人一面,不过当时是传,所以是进门即走,如果这算见过……也只有这一面。”

戴公公接着嚎哭着赌天发誓道:“万岁爷啊,老奴真地只见过小范大人这一面,如果我还见过他,让我肠穿肚烂,不得好死,下辈子还做公公。”

这誓发的够毒,陛下怒骂道:“说的什么狗屁话!”

赖御史却是眉间微有忧色,说道:“行贿之事,也不见得双方一定要见面……戴公公,本官问你,你是否有位远房侄儿叫戴震,在灯市口检蔬司做个小官?”

戴公公不敢隐瞒,点了点头。

赖御史正色禀道:“陛下,那位戴震便是位贪……”他将监察院一处查案的事情全数说了一遍,然后双眼盯着范闲,冷冷说道:“敢请教范提司,这位戴震如今又在何处?”

范闲想了一会儿之后,回答道:“此案已结,这名叫戴震的小官吐出赃银后,已经夺职,如今地去向,本官却是不知。”

赖轰御史冷冷说道:“好一个不知,明明是你受了戴公公贿赂,私法犯官,那戴震在检蔬司六年,不知道贪了多少宫的银子,提司大人一句不知,一个夺职,只是收了些许银子便将他放走,真不知道这其中有何等样的玄妙。”

范闲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应道:“院中查实,戴震六年里一共贪了四百七十二两银子,依庆律第三则之规定,数目在五百两以下者,夺职返银,加处罚金,并不需要移送刑部。此案结,戴震除官,罚银千两,不知道赖御史以为本官如此处治有何不妥,有何玄妙?”

戴震地案子是监察院查的,至于他到底贪了多少,还不是范闲的一句话。

赖御史气急反笑道:“四百七十二两?范提司莫不是欺瞒这朝中百官没长眼睛吧?”

这话就说的极重了,范闲却反而笑了起来:“当然,戴震经手还贪了些青菜瓜果之类,依例也应该折算成现银,如此说来,的确是院中办事不够细致,赖御史提点的有理,本官在此谢过。”

赖御史见他一味胡搅瞒缠,大怒喝道:“岂有此理!那戴震这六年里少说也贪了四千两银子!民怨沸腾至极,范提司一力为其瞒护,究竟意欲何为!”

朝堂上一片安静,只听得到这位御史大夫怒意充盈的逼问。

范闲缓缓抬起头来,用微寒的目光看了这位御史大夫一眼,往前轻轻踏了一步。

赖御史看见他那张俊美面容上的寒意,一时心志为其所慑,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范闲盯着他地双眼,忽然开口一字一句说道:“意欲何为?民怨沸腾?”

他深吸了一口气,讥诮说道:“敢请教赖御史,你身为都察院御史,身负风闻奏事之责,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戴震贪了这么多银两,民怨沸腾极大……那这六年里,都察院怎么没有一篇奏章提及此事?难道你才是真正想瞒护其人罪行的官员?民怨沸腾,你怎么不提请京都府尹捉拿归案!”

他骤然发怒,朝堂中众臣都为之一怔。

范闲不给赖御史说话的机会,寒声说道:“本官执掌一处不过月余,便查出戴震贪赃之事。赖御史这六年里久知戴震民怨极大,却是不言不语,当个哑巴!监察院查了案子,倒成了不是,都察院的御史大人们整整当了六年哑巴!……”

“当了六年哑巴!如今却说我监察院贪赃枉法!”

范闲对着龙椅上的皇帝揖手一礼,回身怒意十足地质问着赖御史:“我倒想请教大人,您究竟意欲何为!”

连环炮一样的逼问,当场就把左都御史打蒙了,他知道自己先前说了一句错话,结果就被范闲抓住了把柄??如果承认都察院对戴震贪赃一事并不知情,那范闲强说戴震只贪了四百多两银子,也没可能再翻案。他先前一怒之下,说出戴震贪银极多,民怨极大,却是中了范闲的套??身为都察院御史,既然明知此事,为什么六年里没有一丝动静?偏偏要在监察院查了案子的情况下,跳将出来参劾查案之人,这个事实经由范闲点出之后,便成了都察院眼红监察院,诬攀虚构罪名的有力佐证。

朝堂上的众大臣看着赖御史的目光便有些不善了,而看着小范大人的眼光却有些佩服,这些老狐狸们当然清楚这件事情中的根节,只是范闲当廷挖洞,赖御史当廷跳下,这份功力与准头,实在是令这些老狐狸们也有些忌惮??这哪里像一位入官场不过一年的年轻人!

众人在心中暗叹,这范闲是诗也写的,架也打的,如今官也会做,真不知道范建这个老钱篓子的命怎么会这么好,养了这么好一个私生子出来。

左都御史赖名成气的双唇直抖,一拂双袖,对陛下跪了下来,沙哑着声音激动禀道:“臣职行有亏,请陛下严惩。但范提司枉法一事,陛下不能轻纵,由大理寺细细查探,定有所得!”

皇帝早已经听的有些不耐烦了,看见范闲的表现,龙目之中闪过一丝微喜,旋即状作不耐道:“好了好了,你堂堂左都御史,不知道一个送菜小官的贪赃枉法事也是正常,有什么好惩的。只是记住了,日后莫要再在朝堂之上夸大其事,用民怨来说事儿……朕不是北魏或北齐的皇帝,庆国也不是那种国度,邀清名这种事情以后莫要做了。”

邀清名?赖名成又羞又怒,死也不肯接受这种名声,咬着牙跪在地上不肯起身,连连叩头。







第五卷京华江南 第二十一章 杖责与人品
砰砰的磕头声在阔大的宫殿里响着,不一时左都御史赖名成的额头上就已经现出了血素。

皇帝有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挥手让侍卫将他叉了下去,这才淡淡扫了范闲一眼,说道:“范提司,你身在监察院,律法所定特权极大,日后行事,定要愈发小心才是,切不可丢了朕的颜面。”

难得找到了这么一个和稀泥的机会,英明的陛下当然不肯放过,挥手止住了范闲请奏之举,太监知意,高声宣布散了朝会。

范闲在心里叹了口气,知道陛下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太偏向自己。

他心里还不满足,诸位大臣却已经是深切地感受到了陛下对于范家小子的回护之意。众臣从太极宫里往外退的路上,纷纷上来表示对他的安慰之意,此时的大臣们似乎都成了都察院的敌人,将对方贬的一塌糊涂。

范闲一一苦笑应对,瞥见父亲正佝着身子,老态十足地往广场上走去,心头一动,赶紧上前去扶着。群臣在后方看着这一对父子,不由连声赞道,父子同朝为官,父慈子孝场景现于宫中,实在是一段佳话。

范尚书发现胳膊一紧,侧头看见是儿子来扶着,不由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安之啊安之,你怎么就不肯安份一些呢?”

范闲也是满腹委屈,谁能想到信阳那边总是阴魂不散地盯着自己。

临到宫门处时,却有位小太监悄悄跑了过来,传了陛下的口谕,便拉着范闲一路小跑地往后宫赶去。范尚书神情复杂地看了自己儿子的背影一眼。忽然间觉得这小子虽然常年扮着冷静稳重模样,但这小跑起来,却依然显出了骨子里的佻脱,与这宫中庄严压抑地气氛实在有些不合。

有同僚从后方来了。范尚书的眼神马上换作古井无波,微微一笑,与群臣一路出了皇宫。今日的雨早就歇了,但宫前空地上仍然是一汪汪水浸着,那几个都察院御史已经浑身湿透,却依然倔犟的跪在湿地上,而面色愤怒地左都御史下了朝会,也直挺挺地跪到了那几人前方,还将自己的乌纱帽取了下来,捧在了左胸。

看着这一幕。诸位大臣才知道事情依然没有完,舒大学士上前劝慰了几句,发现没有效果。便摇着头离开,而更多的大人们却是赶紧坐着马车回府,知道这件事情会越闹越大,自己还是躲远一些比较安全。

只有范尚书在这一行人面前稍站了片刻,然后吩咐自己府上的护卫。为这几名御史大夫取来伞具,守侯在一旁,因为谁都不知道呆会还会不会下雨。

被小太监领着一路小跑。穿过了几道宫墙,来到了御书房外,小太监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范闲想了想,真气微运,也让面色变得红润了一些。

他有些心绪不宁地进了皇帝的御书房,依着小太监的指点,小心翼翼地站在了皇帝的软榻之边。没过一会儿功夫,书房旁的一道布帘微动。换好了常服的皇帝走了进来,看着面色沉稳,眸子里闪过一丝激动地范闲,陛下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过于拘礼。

范闲于是真的很光棍地没有下跪行礼,接过小太监端过来的绣墩儿,老老实实地坐了上去。

今日地御书房,比起那日要清静许多,只剩下皇帝与他两个人,所以局面显有些诡异,范闲面色平稳,心中也自有些忐忑,因为猜想只是猜想,虽然经由陈萍萍的言语和这一世以来的诸多细节,早就已经证实了这个猜想??但如果呆会皇帝真地将这个猜想挑明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就当范闲越来越觉得皇帝准备戴上慈父的面具时,却被接下来地话,打醒了过来。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