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庆余年   庆余年_全文阅读_5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位司理理姑娘逼出了京都,看来对方是早有准备。看他无语,宋世仁成竹在胸,对梅大人行礼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范公子打人在先,伪供在后,还请大人将这把人押监待审。”

安静了一会儿的郑拓忽然笑道:“这话说得何其堂皇。难道就因为我家少爷夜晚出游,便要被栽上如此大的罪名?”宋世仁逼问道:“既然范公子出游,敢请教先前为何先生说范公子整夜呆在府中?”

郑拓自如应答道:“这眠花宿柳之事,名声总是不好听的,所以先前才不得已……”宋世仁笑着截断了他的话:“眠花宿柳?如今这花在何处?柳又在何处?”

他向四周一拱手,朗朗而道:“郭公子与范公子有日意气相争,昨夜便遇袭,贼人嚣张之际,自承范闲,范公子昨夜整夜未回。却说不清去处。试问这真凶是谁?岂不是一目了然之事。”

梅执礼冷冷看着这个状师,心想这种案子就算你说破天去,难道还真以为是一般的刑名官司?不免将这个有名的富嘴看低了几层,转头问道:“范闲,你可有佐证,证明你昨夜的下落?”

范闲想了想,笑了笑:“其实……昨天是与靖王世子一起胡闹去了,不知这算不算证人?”

——————

既然靖王世子都扯了进来。这案子还审个屁,梅执礼满脸黑气地将两边人喊到有面来,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便宣告此案暂告一个段落,范闲留京待察,不准出城。郭家自然不干,但奈何对方这人证份量太重,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只好回府再行商议。旁观的京都民众,发现竟然是这样无聊的结局。尚书家和侍郎家都没怎么闹起来就结束,发一声哄后各自散了。

范闲和郑拓走出府衙的时候,有些意外她发现那个宋世仁正在外面等着自己。

“范公子。”宋世仁微笑行礼。

范闲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还了一礼。

宋世仁轻声说道:“郭家与我有恩,所以今日不得已,得罪了。”范闲忽然想到一椿事,皱眉问道:“司理理姑娘真的离开京都了?

宋世仁一出公堂之后,再看这贵公子就显得无比恭谨,应了声是。范闲盯着他的双眼问道:“是你做的,还是郭家做的。”宋世仁有些惊奇,说道:“我本以为是范公子遣她出京……难道,昨夜您真的在醉仙居?”

范闲苦笑道:“难道你真以为是我打的郭保坤?”这个时候案子暂告一段落,双方说铅却依然有些不尽不实。几句话说完之后,宋世仁就转身上了一抬小软轿,离开了京都府的衙门。

范闲看着那边好奇道:“已经得罪了,何必再来示好?”

“宋世仁是个聪明人。”郑拓笑着摇摇头,轻声说道:“少爷在府中可没说是和靖王世子一起唱花酒,宋世仁玩了这么一出,差点儿没把我吓死。”

范闲笑了笑:“大家都知道,公堂之上只不过是过场,这么紧张干嘛?”

郑拓摇头叹道:“不许这事后面如何发展,算是把郭府得罪完了。”

“总是要得罪人的,干脆拣个能得罪的得罪一下。”

“少爷,您的……花名、诗名……估计一天之内就会传遍京都。”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佩服佩服。”

“客气客气。”

——————

重重深宫之中,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泛着金光,朱红色的高墙无来由生出一股压迫感。殿后园子中,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正半闭着眼睛听身旁的女官说着什么,在她身前有两名贵妇正待候着,石桌上奇果异蔬杂陈。其中一位贵妇长相端庄,凤眼朱唇,眉眼间全是小意与克制,她剥了一个果子。小心喂老太太吃了。

“皇后啊,怎么是你。”老太太睁开眼睛,看见是她递过来的果子,笑着怪道:“这些事情让那些孩子做去,你统领后宫,母仪天下,又怎是做这些事情的人。”

贵妇温柔一笑道:“这孝道是无论如何也要尽的。”

原来这位贵妇便是如今庆国的皇后,那她服侍的这位老太太,自然是皇帝陛下的生母。当年的诚王纪,如今的皇太后了,只是不知坐在另一旁的那位宫装妇人又是什么身份,居然可以与皇后并排坐着。

“不用念了。”皇太后轻声对女官吩咐道:“你们都退下吧。”

所有的宫女们都退了下去,只留了两位嬷嬷。皇太后闭目养了会儿神,问道:“先前听那个范家孩子的几首诗,你们觉得如何?”

皇后微笑说道:“孩儿也不大懂文字上的高低,只是听来似是好的。”

太后呵呵一笑道:“岂止是好,那首徒有羡鱼情倒也罢了,那后一首万里悲秋常作客。又岂是一般才子所能写的出来的……只是……”见太后住嘴不语。皇后凑趣问道:“只是如何?”

太后叹口气道:“只是句子里悲郁气太重,而且小小年纪,怎么写出这种老人气味儿来,只怕那孩子也是个福薄之人。”

听见这话,一直沉默不语的另一位贵妇竟是嘤嘤切切哭了出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这么伤心。皇后赶紧安慰道:“太后也只是这般一说,若那个叫范闲的真个福薄,太后随便指甲里挑些福缘给他。不也就填起来了。”

太后也是最烦她哭哭啼啼,满脸不高兴说道:“我就生了三个孩子,皇上自不必说,李治虽然贪玩,但总也知天乐命,倒是你这丫头,这哭了几十年了,还没有哭明白,真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加上女儿这一生凄苦无依。也不好说重话。

贵妇嘤嘤切切哭泣说道:“我那孩儿已是个福薄的人,皇帝哥哥偏要她嫁给范家那个更福薄的孩子,这日后可怎么办?晨儿的病若是没有起色怎么办?”原来这位柔弱至极,一昧哭泣的贵妇,竟然就是范闲可能的丈母娘,一直未嫁的长公主殿下!

太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骂道:“晨儿的病根子,就因为你这个当娘的没给她积福,如今还好意思说这些嘴!那范家的孩子怎么了?一说要给晨儿冲喜,二话不说就把孩子从澹州接了回来,不说那也是个没名没份的可怜娃,只冲着范建对咱们皇家这份心,你也不该说范家的不是。”

旁边的宫女早就退走,只剩下几个老嬷嬷束手肃立,就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一样。

太后气得胸膛不停起伏,皇后赶紧上来揉着,太后将皇后的手拿开,语气略缓了一些说道:“再说了,晨儿总是要嫁人的,她这个身份,朝中名臣大将之子,谁要娶了去,也不见得过得好。这个范……范什么来着?”

皇后赶紧提醒道:“范闲。”

“对,范闲,你先都也听了,确实是个有才的孩子,配上晨儿,也不算委屈了她。”太后喘了两口气说道:“而且陛下已经准了这门亲事,你再来我这儿闹,又有什么用呢?”







第二卷在京都 第三十八章 耳光
长公主是先帝唯一的女儿,如今的皇帝陛下即位后,即封如为*陶长公主,从诚王府时期,一直到宫中,这位公主极受宠爱,但性情却没有沿着飞扬跋扈的路子走,而是往哀切的绿色湖水里越陷越深,动不动就伤春悲秋,因飞花落泪,因东去之川涕然——当然,这是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才会表露出来的某种性格特征。

她幽怨地望着太后,说道:“皇帝哥哥也是的,许配给哪家不好,非要许给范家,明知道范家和宰相大人……”

“你们先出去。”太后忽然睁开双眼,压低了声音却十分威严地说了两个字。嬷嬷们面无表情,安静地退了出去。

“啪!”的一声,长公主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掌印,她满眼恐惧地看着面前的母亲。太后咬牙寒声说道:“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我的面前提那个人!你不要脸,我们皇家还是要脸的!当年若不是你用自己这条命护着他,我早就把那个人给杀了!”

“这么些年了,我不曾让他见过晨儿一面,但我并没有给他设置过任何障碍。”太后的慈祥此时早已不知去了何处,满面寒霜,“因为我知道,当初他想娶你,是你自己怕误了他的前程,所以不嫁……好!你要给他前程,我就给他前程,如今他已经是百官之首,你也应该了了当初的心愿,但是……我不允许你和他再有任何瓜葛,而在晨儿的婚事上面。姓林的一家,不可能有任何的发言权,明白了没有?”

长公主擦掉眼泪,努力地笑着,声音却有些颤抖:“知道了。”

太后接着转了过来,看着皇后。淡淡说道:“皇帝忙于政务,像这种事情。就该你多操操心,自家子女的婚事,你多操办操办,不过皇帝既然将晨儿许了范家,你就不要多管了。”

“是。”皇后早已被刚才那幕震慑了心神,赶紧低头应道。

“皇后啊,你也不要老在哀家身边服侍着、有空闲的时候,还是要多陪陪皇上。为陛下解忧。”太后的语气温和了许多,言语间的鼓励意思很明显。

皇后苦笑了一下,也应了下来,忽然间她的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

太后哪有不清楚这些人心思的道理,轻声说道:“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皇后看了一旁还在擦拭泪痕的长公主一眼,低声说道:“洪公公先前派人来说,今天京都府衙里在审一件案子。”

“嗯?什么案子,居然连那条老狗都感兴趣。”

皇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母后,这事儿其实京里的人都感兴趣,因为这桩案子晨间便在府衙里闹了起来,一直拖到先前才有了个结果……听说是礼部尚书郭攸之的独子郭保坤,状告范府的那位,说那位昨夜将郭保坤拦街痛打了一番,还吟了一首诗,这诗……先前母后也看了的。”

“噢?”太后十分诧异说道:“万里悲秋常作客打人了?”

这话一出,旁边的皇后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连长公主也破涕为笑,说道:“母亲说话真是风趣。”

太后笑道:“不是我风趣,是那个范闲有趣,这才入京几天,怎么就把尚书的儿子给打了。快给哀家说说、这府衙上面又是怎么个场景。”她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皱眉道:“京都府没敢用刑吧?这要打坏了,十月份怎么成亲?”

皇后噗哧笑道:“母后这是说的哪里话,然范闲不是什么正经出身,但毕竟是司南伯的骨肉,胸腹中又有才学,早就有了秀才出身,不被打的。”

“那就好。”太后说道:“那郭保坤是不是常和太子在一起的那些人?”

不知道为什么,皇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安,低声应了声是。果然,太后哼了一声说道:“那些小兔崽子,只会劝掇着承乾走马弄鹰,都是一肚子坏水,不消说,那个范闲一定打得好。”

长公主的表情不动,心情却很复杂,万万料不到母亲竟是不问缘由,便认为范家私生子打得好,但她先前才被掌掴教训,这时候是无论如何不方便开口的。好在皇后小意说道:“那位郭编撰倒也有几分才名,这样当街被打,总是有些说不过去。”

似乎察觉到皇后与自己的想法不大一样,太后没有什么反应,淡淡问道:“案子审的结果怎么样了?”

“范闲搬了靖王世子出来当证人,所以京都府衙没办法,只是暂时押后再审。”

“弘成给他作证人?看来这个小范闲还些人缘。”

皇后心中暗喜,知道太后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但实际上最厌烦百官与皇族之间过于紧密的联系,但她也知道事情要讲分寸,不可能说得太多,便将话题转了回来:“听说郭编撰被打的那天晚上,范家公子与世子正在流晶河上……逗留,所以这件事情应该与他无关。”

皇宫后花园里沉默了一会儿,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太后忽然起身说道:“有些乏了。”外面的嬷嬷宫女们赶上来扶着,一大帮人往回宫的路上走去。

看着皇太后的舆驾缓缓转入宫墙之后,皇后和长公主才立起身子,对视一眼。皇后的唇角泛起一丝苦笑:“看来太后虽然很不高兴范家子宿娼,但口风却没有松动。只怕半年之后,晨儿就真的要嫁了。”

长公主叹了一声气说道:“我只是担心那范闲的人品,不过……”她望着皇后,柔弱不堪的神情似极了河畔垂柳,轻声说道:“范家与靖王府关系好,皇后娘娘还是小心一些。”

皇后心头一凛,知道对方是提醒自己,如果那个姓范的小子真的娶了对方的女儿,而陛下又真的将内库那路的生意交给范家打管,那范家父子二人,一在户部,一在内库,就等于掌握了庆国大数的银钱来往。而如果范家因为靖王府的关系,真的倒向了二皇子,只怕太子……她皱了皱眉,心想自己那儿子虽不成材,但毕竟是陛下唯一嫡出,难道陛下此举有什么深意?

“不要想太多了。”长公主安慰道:“您也知道,这两年我也很少管内库的事情,监察院也一直有人手看管着,范家毕竟身份不够,那个叫范闲的,就算真娶了晨儿,也不可能真正的掌住内库。”

皇后皱眉了说道:“我现在只是很疑虑,范建那个老家伙究竟给皇上灌了什么迷汤,竟然说动了陛下。”

长公主微笑说道:“娘娘应该也很久没有召柳氏入宫了吧?”

皇后面色一寒、说道:“那个女人嫁给范建作妾,看似愚蠢,但实际上心里狡猾得很。四年前你出主意去杀澹州的私生子,结果却让柳氏出的头,她一定对我们怀恨在心,再想诱她出来当挡箭牌,只怕不容易”。

“那又如何?”长公主嫣然一笑,三十多岁的人皮肤依然保持的非常好,“难道她敢多嘴说些什么?再说了,我与柳氏从小就认识,知道她是个极喜欢钻牛角尖的人。”

皇后忽然皱眉道:“说来也奇怪,为什么陛下四年前就决定要把内库交给范家来管?如果不是事情出的急,当时也用不着行险。”长公主柔柔弱弱说道:“皇帝哥哥不喜欢我与你关系太好,所以早就决定让我从内库里脱手……不然也不会从一开始就让院长大人派人驻守在我那里。”

她接着叹息道:“这满朝文武百官,不论清愚,总有法子可以控制,可就是那位陈院长大人,一心忠于陛下,将院务打理得滴水不透,我们竟是没法子安插进去人手。”

皇后听着这话,不易察觉地皱皱眉:“身为臣子,忠于陛下是理所当然之事,我们暗中安插人手,也是担心主上被奸臣蒙蔽,陈院长忠心天日可鉴,这不用多说什么。”长公主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柔声道:“是啊,不过这些年监察院追查那件澹州的刺杀案子,一直没有停止,看来是陛下下的严令。”

“这是自然。当时陛下酒后看见你的女儿,十分欢喜,当场收为义女,将她指给了范家,这件事情只有宫中几个人知道。”皇后回忆着四年拆的那一幕,冷冷道:“结果不出一个月,澹州就有了刺客,这事儿虽然没有掀开,但监察院却是清清楚楚,陛下怎有不知道的道理?他自然不会在意那个私生子的死活,但很在意在这皇宫之中,竟然有人敢将他的话泄露出去。”







第二卷在京都 第三十九章 太后圣明
长公主的眼中闪过一丝怯色,愁苦道:“四年了,监察院居然还不放松,真怕哪天被查了出来……听说陈萍萍大人回家省亲,一直不肯回京,如果……他真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