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庆余年   庆余年_全文阅读_70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曾经与他相见过,一笑之下,也不点破这个,准备日后看范家少年的笑话:“你什么时候愿去就去吧,哪里用得着与我说什么。”

靖王世子李弘成一直觉着面前的范闲,似乎要比十六七岁的年纪远远成熟许多,不说宠辱不惊,但至少也是沉稳异常,他倒一直想破破对方的沉稳功夫,忽然拍手说道:“对了,还忘了恭喜范世兄。”

范闲一怔,不知何喜之有。

李弘成站起身来:“恭贺世兄领了太常寺协律郎的职司,这门口喜雀叫了,得请多喝几顿。”

范闲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事,你应该早就清楚了才对。”

“以往只是宫中传闻,却没落到实处,自然是不算数的。”不知道李弘成想到了什么,眉头忽然皱了起来。此时他忽然想到一椿事情,二皇子与自己总以为范家就算不偏帮自己,也不会站在太子那一面,但己方似乎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范闲成亲之后,妻子是宰相的私生女,那难保不会……慢慢地投向那边。

所以他忽然压低声音说道:“司理理要押回京了,说不定能够查出与北齐勾结的人到底是谁。”

范闲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在这一转眼的功夫里,竟然想了这么多事情,微微一楞,然后苦笑着说道:“我只不过是个小蚂蚁,只求朝中这些贵人不理我就好。”

李弘成看了他一眼,知道对方这话不尽不实,却也并不点破,微笑说道:“总之和打郭保坤那事儿一样,有什么需要我出手的,你不要客气。”

“那是自然。”范闲虚虚应着,一转念却说了另一椿事情,“我打算在城南开家豆腐铺子,你有没有兴趣入股?”

李弘成正在喝茶,险些将茶碗吞了进去,狼狈不堪整理了一下衣裳,好气说道:“豆腐铺子能挣几个钱,书局至少还是个书香钱,那是酸渣钱。”

范闲呵呵一笑,也不理他,心想到时候将新榨的豆桨送到王府上时,你再说吧。在澹州的时候,他豆腐吃了不少,但由于海边饮食习惯不同,所以豆浆倒极少喝,来京都后喝过几次,总觉着渣子太多,不知道是工艺问题还是什么,所以他决定改进一下。

——————

到了暮时,下学后的范思辙终于鬼鬼祟祟地沿后门进来了,上次被范闲教训后,他又反教训了同孰的学生,感觉很好,所以上学也不觉得是件苦差事。但是今儿个书局开张,这从选址到选纸,从请掌柜到定书价全由自己一手操办的事情,由不得他不紧张,所以早早地过来。

一进书局,先长吁短叹了一下没有看见白天的盛景,然后便一头钻进了帐房。范闲喝着茶等他,过了一会儿后,范思辙满脸迷惘和无辜地走了出来。

范闲大惊问道:“出什么事了?”

范思辙嗫嚅了半天,终于一口气缓了过来,骂道:“挣的比我们想的多太多!”

“啊?是吗?”范闲本想着第一天开门,能有些生意就算不错了,哪里想到这个,接过弟弟递过来的帐本一看,看着那数目,心头也不禁抖了一下,且不说细校版的石头记就卖了八十几套,就连请万松堂代印的经史子集都被看热闹的读书人买了不少。

范闲掐指一算,觉得……做生意,真是个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今天开张,那些与咱家有交情的人来捧场的多,以后自然没这么好的事儿了。”范闲看着双眼变成铜钱模样的范思辙,小心提醒道。

范思辙咽了一口唾沫,将羡慕的眼光投向兄长:“大哥,我知道的。只是你可以天天坐在书局里,我却只有躲起来的份儿,真羡慕你啊。”

范闲失笑说道:““你就这么喜欢当商人?父亲的爵位还等着你继承,好好读书吧,将来整个朝廷的银钱说不定都归你管去。”

“那得当成户部尚书。”范思辙满脸阴郁说道:“父亲是探花出身,眼下还只是个侍郎,明明那个老尚书都躺床上几年了,朝廷也没让父亲顶上去。我啊……顶多能捐个功名,这条路只怕是走不通的。”

范闲有些意外地看了弟弟一眼,忽然这小家伙虽然有很多顽劣不堪的地方,但看己看事却是出乎意料的精明,想了想后说道:“爱做生意就做去,父亲那里我去说。”

范思辙大喜过望,忽又愁眉不展道:“可是母亲那里怎么办?”

范闲心里一顿,想起了许久没有考虑过的柳氏。京都范府,似乎是其乐融融,但谁知道这种看似美妙的局面,能延续多久呢







第二卷在京都 第五十七章 参将自杀

范闲牵着范思辙走出书局门口,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回头很诚恳地对叶掌柜说道:“前些天说的事情,麻烦您安排一下,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叶掌柜虽然不明白这位年纪轻轻的东家,为什么对庆余堂的那些劫后之人感兴趣,但还是点头应了下来,他们这十七个大掌柜,这些年里早已经习惯了在京都的生活,随着各个王府做事,虽然无法做自己的生意,但生活还算的上是富贵。

范思辙好奇问道:“大哥,安排什么?”

“你知道庆余堂是什么地方吗?”

“我当然知道。”这位叶掌柜就是范思辙许了大价钱请回来的,当然清楚,然神往说道:“这是当年叶家的掌柜们,如果我能经商手底下有这么一帮能人,那该有多好啊。”

范闲一怔,愈发觉得自己平时是不是过于小心了,看来叶家这两个字早就已经成了黄纸堆里的陈年旧事,京都里的人们不再将它看作某种禁忌。上了来接自己的马车,发现若若也等在车厢里,范闲自责说道:“早知道你来了,我们就该早些出来。”范思辙看着姐姐,无来由地害怕,解释道:“我只是来看看,这生意和我可没关系,你不要告诉父亲。”

听着这话,范若若本是淡漠的脸上,泛出一丝笑容。说道:“都是一家人,谁乐意让你挨板去?”

东川路由白日的喧闹变作了此时的宁宁,范府的马车嗒嗒嗒嗒地向着京都东城驶去,那里是马车里三个少男少女的家。斜阳西下,马车的影拖得老长,在街上的石板间向前滑行,随着石板细微的起伏往上弹起,似乎想拼命地挣离石板上的凉意,投身于火红的暮色之中。

——————

还是那句老话。范闲觉着目前的家庭生活还是挺幸福的。幸福这种玩意儿,既然手上已经抓住了几丝毛,就得攥牢一点。所以对于暗杀自己的那件事情,司南伯范建囿于官面上的身份。又无法查清楚真正的真相,所以只好暂时忍耐。而范闲目前却是个逍遥自由身。所以他并没有什么顾忌。

为了完成自己重生后的三大目标,他不能接受自己处在一个不安全的环境之中。前世的那个联合国曾经说过,人们应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虽然范闲不懂政治,但心想,就算老穿了,也得有人权不是?

王启年灰头灰脸的坐在桌边上,这房是离京前用范大人给的银票租下的,地点很不起眼。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

范闲赶紧把茶推了过去,说道:“辛苦了。”

见他用敬语,王启年可不敢当,赶紧汇报这次的任务:“如同大人所料,司理理一行人回京的时候。路上就遇着拦截的人了。不过院里早有防备,一举击溃来敌。依大人吩咐,从沧州城出来后,属下就一直跟着院里的队伍,那些拦截的人马化装成马贼,但观其进退有据,应该是军队。”

范闲一惊,心想怎么把军方也扯进来了,小心问道:“是州府军还是什么?”

“不是很清楚。”王启年想了想、又说道:“依大人令,一路只是跟踪尾随,最后发现那名领头的校官逃到了梧州。”

“梧州?”

“不错。当夜那名校官就与梧州参军会面。”王启年忽然想到有些事情必须交待,赶紧说道:“其实当时与属下一同跟踪的,还有另外的人。”

“谁?”

“宗追。”

范闲恍然大悟:“就是你曾经说过,当年与你齐名的宗追,你不是说过他一直跟在陈大人身边吗?”他忽然间明白了,看来与自己一样,监察院方面也在借着司理理,追查着幕后的线索。

“是啊。当天我远远看见陈院长的马车了,黑骑也在那里,不然无许如何不可能抵档得住来的那些骑兵。”王启年有些为难问道:“范大人,既然院里已经在追查了,我们还要继续吗?”

“嗯,先不慌说这些。梧州那位参军是朝中哪位的门下?”

“对方很小心。那位参军姓方名休,倒没有什么背景,只是与巡城司的方将军是远方亲戚。”

范闲皱眉思考着,巡城司肯定在这件事情里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只是自己应该怎么往后挖呢?或者说,自己真的应该往后挖吗?如果牵扯出太多的大人物,只怕事情很难收场,本来被朝廷宣传成正面英勇人物的自己,说不定又要去被迫扮演别的角色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嘴唇有些发白,轻声问道:“司理理什么时候到?”

“明天。”王启年看了他一眼,忽然开口说道:“院长大人也是明天回京,范大人,要不要先请示院长之后,我们再请命提审司理理。”

“费大人呢?。”

“好象没有。”

听到费大没有回京,范闲略有些失望,但想到陈萍萍马上就要回京,又无来由地精神一振——监察院可是自己老妈一手弄起来的,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人心总是会变的。但是刚投生于这个世界时所见到那一幕,和后来费介老师对自己的细心教导,让范闲很确信监察院不是敌人,不是友人,而是……自己人。

他这时候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正被欺负的没娘孩,忽然来了一大帮五大三粗舅舅帮忙干架。小家伙一面抹着脸上的脏泪珠,一边想着:干你娘的,以后这京都,谁还敢欺负小爷我?

这个时候,王启年忽然呵呵一笑,说道:“恭喜大人了。”看来连刚刚回京的他都知道了范闲出任太常寺协律郎的消息,只不过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他会娶宫里的哪一位而已。范闲无奈一笑,没有说什么。

——————

在庆国的官场上流传着一个说法:“世上没有监察院查不出来的东西,哪怕是你藏在夜壶里的银。”范闲也相信这一点。虽然父亲的手下没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够查出来,那就一定是那个叫陈萍萍的人。为了安全起见,范闲让王启年暂时停止了活动,只是让他去安排一些人手。跟紧院里的一举一动。

陈院长大人回京,整个官场都有反应。听说陈萍萍大人回京当夜,就被陛下急旨召进宫中,长谈一夜,才放精神已然有些委顿的陈大人回府。文武百官一是艳羡陈大人在陛下心中圣眷不减,一面却又腹诽着这位老大人早些因劳成疾,归老去吧。

当院长在宫里的时候,监察院的行动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当天夜里,一大队监察院一处官员,杀气腾腾地闯进了巡城司衙门,开始进行查抄的工作。另外一队人却是直扑城南方参将的府邸。

……

参将府外的高树上,范闲双手牢牢地抓着树枝,整个人体内的真气缓缓流淌,悄无声息地隐没在繁盛的树叶之中,双眼冷然看着府里的乱像。没有过多久。这次行动就结束了。

满脸失望的监察院官员从后院里退了出来,带来了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巡城司参将方达人畏罪自杀、就在监察院到达前的半个时辰前,悬梁而死。

范闲叹了一口气,等众人散后,从树上溜了下来。走在安静的夜街之上,他心中还在想着这个事情。方达人身为一名武将,即使勾结北齐谋刺之事暴露而选择了自尽,拔刀自刎似乎更符合武人性格一些,悬梁而死的死法怨气太浓,只怕并非他心甘情愿。

心念一动,便再无法按捺,直接按王启年留的地址找了过去。王家在城南一条普通民巷里,夜间大老爷们儿都躺在外面乘凉啜茶,却将家里的小媳妇儿中媳妇儿都关了起来。范闲毫不引人注目地从街沿下行过,找准地方,一闪身就消失在阴暗的巷角中。

王启年虽然是个低层官吏,但毕竟是监察院里的人,之所以前些日离职后显得无比穷困,则是因为他所有的积蓄都用来买了这座小院。

范闲翻院而入的时候,王启年正满脸疼爱地看着自己的儿,一手拿了只大蒲扇在扇,耳听着有异动,机警万分地一扭头,却看见了范公那张干净漂亮的脸,不由大感吃惊。

“嘘!”范闲向他比了个手势,悄无声息地跟着他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

王启年没有想到白天才向这位年轻的大人述了职,对方竟然马上又找来了,满脸狐疑问道:“大人,出了什么事?”

范闲将刚才方参将自杀的事情告诉了他。王启年皱眉道:“对方下手倒真是快,这下就有些难办了。”

“你带我去趟大牢,我要见见司理理。”范闲说道。

“院里在查,我们这时候插手,会不会引起什么误会?”王启年考虑的比范闲要周全许多。

范闲想了想,无奈说道:“陈大人被召进宫了,我怕大牢里又会有什么意外。”

王启年心想确实得抓紧一些,恭敬说道:“大人,这些事情您还是不要沾手的好,让下官处理吧。”

范闲摇摇头,说道:“还是一起去吧。”说实在话,他一直对于监察院的大牢很好奇,当然,对于那位司理理姑娘也很好奇。

京都已然入夜,一大片浓墨似的黑里,点缀般地亮着些光明,流晶河畔最盛,瓦弄巷次之。而墨中的沉墨,最黑暗的地方,却是监察院。这天晚上,王启年领着一个全身笼在灰色大袍里的神秘人,进入了监察院大牢。

天一怒,满堂俱静。













第二卷在京都 第五十八章 天牢欺弱女
因为监察院直属皇帝陛下指挥,所以如今庆国的天牢不在刑部,也不在大理寺,而是设在此处,看管着一应重犯,戒备格外森严。天牢的地点离监察院并不远,只是拐个街角便到了,一旦有事,可以马上支援。王启年如今至少在表面上,已经不再是监察院的一份子,但凭借着范闲手头的那块腰牌,二人竟是轻轻松松地获取了看守的信任,进入了天牢。

天牢的两扇铁门悄无声息地打开,全然没有范闲想像中阴森的磨铁之声。负责看守的护卫仔细查验过腰牌后,恭敬地请二位入内,然后从外面将铁门关上。

铁门内便是一道长长向下的甬道,两旁点着昏暗的油灯,石阶上面略觉湿滑,但没有一星半点青苔,看来平日里的打理十分细致。往下走去,每隔一段距离便能看到一位看守,这些看守看着不起眼,但范闲细细打量,发现竟都是四品以上的角色。

不知道走了多久,空气都变得有些浑浊起来,与周遭浑浊的灯光一融,让人的感觉变得有些迟钝,似乎此地已然脱离了清新的尘世,而已达黄泉凶恶之地。

“请二位大人出示相关文书或是内宫手榆。”一名眼神有些浑浊的牢头看了王启一眼。

王启年对这个牢头很恭敬,将范闲的腰牌递了上去。牢头看上去十分爷老,脸颊两边的皱纹都已经挤成了被细水冲

|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