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庆余年   庆余年_全文阅读_8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 下一页繁體阅读加入书签

之意。”

林若甫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单手掀开桌前的那方卷轴,原来是一幅画,画的也是一名老翁独自在江边垂钓,江水去处,不见末端,整幅画卷上全是冰雪一片,画旁是一首诗。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林若甫轻吟画上之诗,叹息道:“画虽一般,书法也不出奇,这首诗倒是不错,一向听闻范闲大有诗名,果然如此,只是这么首诗,你还觉着他只是带来了翁婿间应有之意?”

袁宏道苦笑着,心想这位范公子也真是莫名其妙,明知道老大人丧子不久,心情还末平复,却将如此凄怆的诗画送上,略一沉吟,眼前一亮说道:“大人你看这里。”他的手指向画中一处。

那处留白点墨,正是山峰之旁,崖壁之侧,隐隐可见雪地中两道极细的淡墨线飘飘摇摇般分着叉,就像是有抹小草要春力从雪中挺起腰身。

“这是……?”

“此乃寒江雪崖一点绿。”袁宏道微笑解释。

林若甫看着画上那株极难发现的小草,脸色渐趋柔和,轻声道:“看来连你也很喜欢这个叫范闲的少年。”

袁宏道并不忌讳什么,笑着说道:“范公子家世不错,才学不错,性情也是极好。”

“在你口里,他倒像个完人了。”林若甫笑着摇摇头,“晨儿如果嫁给他能幸福,那自然就好。”忽然间他压低了声音说道:“只是那件事情,你真的可以确认?”

袁宏道很认真地回答:“苍山脚下那件事情已经确认了,听说费介眼下正在东夷城那边交涉。”

“嗯。”林若甫半闭着眼睛说道:“我也是这般想的,其实我不在意范闲的才学家世,只在意他的性情手段,只要性情好,手段狠,将来我死后,能护住我们林家,能护住我唯一的一对子女,那便是好的。”

在林珙死后,其实宰相大人确实有些心灰意冷,大儿子是个愚痴儿,女儿却是长年见不得一面,只是他依然还要为依附自己的官员,依附自己的族人考虑打算,所以林婉儿嫁给什么样的人,是他目前考虑的重中之重。

“外面怎么样?”林若甫面带温柔说道。

“很好,比大人与我想像的还要好些。”

“为什么天空是蓝色的?”

“因为大海是蓝色的。”

“为什么大海是蓝色的?”

“因为光线进海水之后,就变成蓝色的了……嗯,你不要听我的,我对这些事情没什么研究,基本上属于瞎说一气。”

“为什么池子里的水是清的不是蓝的?”

“因为池子里的水浅。”

“啊?”

“嗯?”花园子里面,林婉儿的大哥坐在藤椅上,胖胖的身躯几乎要将整个椅子占满了,好奇地问着范闲,他的眉眼间全是小孩子那种单纯无害,只是目光偶尔会显露出几分呆滞。

范闲知道宰相府的大公子似乎身体不大好,但来之都却没有想到,原来婉儿的大哥竟是个痴呆儿。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宰相迟迟没有接见自己。自己在后园呆着,却恰巧碰上了大舅子,只好陪他随便聊着。他笑着心想,不知道这个胖胖的痴呆儿,会不会偶尔怒起打自己一顿。

“你叫什么名字?”范闲微笑望着痴痴傻傻的大舅子,聊了一会儿之后,他发现对方其实只是反应慢了些,像个几岁大的孩子,傻乎乎的倒有些可爱,至少比帐房先生范思辙可爱。

大舅子扁着嘴,胖嘟嘟的脸颊显得更圆了,嘴唇的两边皱起两道肉纹:“我叫大宝,我弟弟叫二宝,二宝不在家很久了。”

范闲心头一凛,想到了死去的林珙,转瞬之间,看着面前的傻舅子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第三卷苍山雪 第十一章 避暑何须时(荔枝第二章求月票)
如果是一般的成年人,和只有几岁智慧的痴呆儿聊天,或许很容易心生厌烦。但范闲不一样。范闲前世最后的那段岁月都是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今世修行那个奇怪的霸道功诀时,也经常陷入半植物人状态,所以他的耐性是极好的,加上对面前这个叫大宝的智障大舅子心生怜惜,所以可以耐得住性子一边笑着,一边与大宝聊着。

在范闲的心中,身旁这个行动有些迟缓的大胖子,实在是比京都里其他的人要可爱多了,要值得信任多了。

“我说大哥哥、为什么大宝这么胖,你却这么瘦?”大宝皱着眉头,似乎被这个问题困扰得很厉害。

范闲苦笑回应道:“第一,您才是我大哥,我将来是你妹夫。第二,我并不瘦,只是大宝有些胖。”

大宝摇摇头,打了个呵欠,从身边的桌子上取了块江南的软糕放嘴里,使劲儿嚼着,口齿不清说道:“大宝不胖,只是喜欢吃。”

见宰相还没有传自己的意思,范闲眼珠子一转,凑到大舅子耳边说道:“大宝啊,什么时候我带你出去玩玩?”

“玩……玩什么……呢?”大宝开心说道:“我要打马球。”

“嗯?”范闲好生头痛,心想自己真是给自己找事情做,本想着是带大舅子去消消夏,顺便以此为借口,也把婉儿从禁卫森严的皇室别院里拖出来,哪里想到这位大胖舅子居然想打马球,赶紧改口说道:“大宝,想不想听故事?”

大宝的鼻孔张缩了两下,吸了两气,兴高采烈地说道:“好好!大宝最喜欢听故事了。”

于是乎,宰相家的花园里,开始响起一个清爽的声音,这声音在讲故事,故事里说的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在一个森林里快乐的生活,有一天白雪公主去拣小蘑菇……

——————

“有些出乎意料。”宰相林若甫隔窗远远看着那边,微微一笑道:“你看他是装的吗?”

袁宏道摇摇头:“不像。看范公子满面笑容极为真挚,应该是发自内心。”

“嗯。”林若甫叹息了一声,“请他进来吧。”

范闲进入相府私宅后,就一直有些紧张,等走入宰相的私人书房时,第一次看见自己未来岳父的脸,更是忍不住右手尾指轻轻哆嗦了一下,毕竟对方唯一正常的儿子的死亡。与自己脱不开关系。但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恭谨,平静异常:“拜见林世伯。”

称呼是很有讲究的一件事情。叫宰相大人肯定不适合。叫老大人也不漂亮,称声世伯既可以拉近范家与林家的关系。又隐隐提前展现这门婚事所会带来的亲近感。

林若甫看着范闲平静的脸宠,对于这小子的表现看些满意,略一斟酌后说道:“今日请范公子来,想来范公子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范闲赶紧笑着应道:“世伯唤小侄名字就好。”

林若甫点点头:“范闲……对于这门婚事,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范闲心想自己能有什么意见,高兴还来不及,脸上不自主出现一丝赧色。看见他的表情,林若甫内心深处更加安心,微笑道:“你也看见了,珙儿去后,我只有这一子一女,晨儿嫁与你,你要好好待她。”

范闲低头沉声应了声是,毫不拖泥带水。

“老一辈人,总有去的那天。”林若甫忽然轻声说道:“如果我冒昧地说一声,将来若有一日,我要将我的儿子托付于你,你可有这个担当?”

范闲略一沉思,站起身来,双拳一抱躬身道:“理所当然。”

“日后,我们便算是一家人,所以有些话,我可以当着你的面说明白一些。”林若甫看着少年的双眼,似乎想看进他的内心深处,一字一句说道:“虽然我与婉儿极少见面,但她毕竟是我的女儿,她姓林,就要为林家考虑。一旦联姻事毕,相信司南伯大人也明白,你我两家便是个同生共荣的关系,希望以后无论在朝在野,你都要牢牢记着自己的身份,从此以后,你要护持的,不再仅仅是范家,还有林家的利益。”

这话确实说得够直白,但也唯有如此,才表明了宰相大人对于这门婚事,终于真正的点了头。范闲心头涌起一阵喜意,虽然娶婉儿过门,是宫里一手操办的事情,但能够得到岳父的首肯,自然会更加名正言顺一些。

只是想到这番话里别的意思,范闲也不象有些头痛,这位初初见面的老丈人显然已经舍了东宫,却不知道是不是准备靠在二皇子那边。世人皆道,范府与靖王府都是二皇子的助力,但范闲却清楚,自己的父亲大人心里想的可要复杂许多。

……

闲事少叙,只说这次相府之行成功结束之后,林婉儿终于觑了个空进了趟宫,在太后面前孝顺了半天,又不知怎的说动了往日里一张铁面的皇帝舅舅,得了旨意,终于可以离开皇室别院,四处去逛逛了。

林婉儿的身体在范闲与御医们的小心操持下,恢复得极好,早就可以出门走走了,虽然病根还没有除去,但是老是躲成小楼里成一统也不是个事儿,所以听说宫里终于开了禁,范闲大喜过望,第二日一大清早的就带着马车和一应准备好了的事物,赶到了皇室别院外候着。

不知道等了多久,院里终于热闹了起来,先是几个侍卫打头,后又几个老妈子领着,还有几个样貌俏丽的丫坏开路,末了,林婉儿才在大丫环四祺的扶持下,款款从里面走了出来。

林婉儿穿着件清爽的白色单裙,头上戴着个陇西竹围成的笠帽,这种笠帽极轻,帽子下沿是薄薄的一层轻砂,遮着阳光,也遮住了她的清美容颜,只隐隐看得见眉眼唇角里的喜意。

范闲迎上前去,那些老妈子们却是看见这位新姑爷便开始紧张起来,像抗洪一样英勇堵在了郡主的身前,数双如电般目光,恶狠狠地看着他。

范闲大怒,心想小爷谈个恋爱还要被你们这些家伙打扰,真弄烦了自己,再给你们下点儿泻药,闲目如电,瞪得你们肚痛入厕不能出!

林婉儿略带歉意地看了他一眼,手上却是用力拧了一下身边的大丫环。四祺吃痛,险些听了出来,心想自己又得罪谁了?但她明白小姐的意思,赶紧着上前对姑爷说道:“范公子,分两拔走吧,在西城避暑庄再见。”

避暑庄是皇家消夏园林,在京都西侧约二十里外、如果不是林婉儿今日出游,范闲倒是没有资格进去享福。

范闲冷哼了一声,但也知道成亲之前,如果便和婉儿坐一辆马车里,只怕她会羞,那些老妈子会疯,所以不再多话,却给身边的若若使了个眼色。若若会意,微微一笑,走到了未来嫂嫂的旁边,轻轻拉着林婉儿的手,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便随着别院的一行人,上了宫中的马车。

“哥,做驸马……真的是一件很恼火的事情。”范思辙在旁边很同情地看着范闲。

“秋天快来吧。”范闲叹息道:“让你姐跟着嫂嫂应该没问题,那些该死的老妈子,总不会以为百合也会在马车里绽放才是。”

“百合是什么?”

“一种圣洁的植物。”

两边走的极早,天刚刚亮便出了门,但等车队赶到避暑庄时,太阳也早已经醒了过来,像对待同志一样温暖无比,热情无比地照耀着大地上的一切。

好在皇家的行宫早就考虑到了这些问题,娇贵的皇族们都拒绝接受太阳的热情,所以山庄修建在密林之旁,邻山望湖,遮阳迎风,湖面平静,但清风依然徐徐吹来,带走林间最后一丝燥气,还以众人一片清爽。

范闲站在湖边的草地上,看着眼前景致,心中好生赞叹,这天子家的农家乐活动确实不一样,生活待遇较诸一般臣子实在是高上太多。

括说入避暑庄的时候,不知道若若使了什么招数,竟是说动了皇家的侍卫,将那几个老婆子全部留在前庄喝茶打马吊去,这湖边只留下了一干年青人,待卫或站或坐地在远方站岗,丫环们难得出来玩一趟,叽叽喳喳个不停,倒是将湖边清静减了三分,不过没有鱼眼珠子们在一旁打扰清兴,范闲还是觉得很舒服。

与众人离的远了些,又咬牙切齿扮鬼脸赶跑了大丫环四祺,范闲终于能够和婉儿单独地呆上一阵。

“真难。”范闲感叹着,右手从青青的草里像条蛇一般钻了过去,如闪电般抓住婉儿软软的小手,脸却依然平静望着湖面,“想和姑娘见上一面真难。”

手被捉住,林婉儿的脸马上红了,羞得低了头,却没将手抽回来,只低声啐骂道:“这时候又来唤姑娘了,也不知道是谁天天晚上没脸没皮地爬墙翻窗。”







第三卷苍山雪 第十二章 湖畔吹来孜然风(桂圆第三章求月票)
范闲嘿嘿一笑,也不反驳什么,只是拿着手指尖在未婚妻的掌心里抚着,虽然是两世老处男,但毕竟也是加藤鹰薰陶出来的新一代,这些小手段,哪里是林婉儿所能禁受的住的。姑娘家只觉一阵急慌,都有些坐不稳了,范闲腆着脸凑了上去:“要不然靠我怀里?”

“大哥确实有一套。”范恩辙坐在车上不肯下来,他嫌草里蚊子多,看着远处湖边的那一对男女赞叹道:“这刚与未来的嫂嫂见面,就能坐到一处去了,若再呆几个时辰,岂不是就要提前洞房?”

范若若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只是她虽然知道兄长偶尔会夜探嫂嫂香闺,但确实不清楚范闲与林婉儿见面的频率有多高,所以看见这一幕后,也同样有些吃惊和佩服。

“快下来帮忙卸东西。”若若拍了拍范思辙的脑袋,笑着说道:“总不好让那些侍卫来做。”

范思辙瞪着眼睛说道:“这些下人是做什么用的?”

范芳若微微一笑道:“都是些丫环,可没你力气大。”

不知为何,一看见范若若清清淡淡的笑容,范思辙这二世祖便无来由地害怕,乖乖地从马车上爬下来,开始去帮那些娇滴滴的丫环们卸东西。也不怪范若若要他帮忙,范闲今儿个出游带的东西着实不少,几个丫环加上范思辙折腾了半天才搞了下来。

范思辙抹着额头上的汗,对着湖边上大声喊道:“大哥!东西都卸下来的,是些什么东西?”

坐在湖边的范闲听着这声喊,才想起了这些事情,一拍脑门儿,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婉儿告了声歉,起身拍拍臀下的碎草屑,走到了马车边上,开始吩咐大家如何安排。

在京都安定下来后。奶奶把他留在澹州的那些家什全部寄了过来,所以今天都派上了用场。计有手工帐篷三个,烧烤铁架一只,大眼铁网几片,胡椒孜然罐一袋。盐若干,竹条若干,鸡蛋若干,河鱼几条,萝卜、豆腐一大堆,细碳一袋,总之就是个完完整整的烧烤架式。

有丫环指着堆在一起的破布好奇发问:“这是什么?”

范闲好心解释道:“帐篷。”

丫环很好学:“是行军打仗用的吗?”

范闲微微一笑说道:“晚上也可以在湖边看星星。”看见范公子清逸脱尘脸上的可亲笑容,明亮双脾里的温厚之意,丫环不再好学,羞羞遮脸去了别处。

生起碳火之后,自然有人过来接手,范闲搬了抉石头坐在铁网边,小心翼翼地涂抹着酱汁与作料,竹签穿过鱼肉,淡淡清香随着火气的蒸烤散发出来。他抽了抽鼻子。看了远处湖边孤单坐着的婉儿一眼,微微一笑,没有放太重的口味。烤好了三串鱼。递给弟弟妹妹一人一串

| 目录 |